每个人 × 义乌大剧院中标事件

番外篇:对话设计师、业主、评论家和普通读者,从MAD中标义乌大剧院浅析中国建筑发展现状及文化影响力。

项目标签

设计公司:

 

所有人都在使用建筑空间,地球上绝大部分人都生活在城市中。设计创意与每个人都息息相关。听听各行各业大家的想法,通过他们看世界,也听听他们对城市,建筑,设计与创意的看法。交流让世界更大。

gooood为你奉上“每个人everyone”专辑番外篇:从MAD中标义乌大剧院浅析中国建筑发展现状及文化影响力

Most of people lives in cities, experiencing architecture spaces everyday. Design is closely related to everyone, and listening to people from other industries also enables us to expand our understanding about design, architecture, urban environment and the whole world.

everyone album Extra Episode – Discussion about current situation of Chinese architectural design from MAD winning Yiwu Grand Theater design competition. (Only in Chinese)


 

 

开篇

2018年,义乌大剧院项目面向国际招标,中国MAD、德国gmp、法国包赞巴克事务所,日本矶崎新工作室、美国KDG等国内外知名事务所参与了此次竞赛。经过市民投票和长达一年的专家评审,由马岩松带领的MAD事务所提交的“一叶轻舟”设计方案赢得优胜。

▼MAD获胜方案效果图(点击这里查看更多)

点击这里查看其他公司竞赛方案

 

长期以来,中国城市地标性建筑设计都是外国建筑师的天下,这次中国建筑师赢得义乌文化地标项目设计,是否反映了近年中国建筑设计发展的一些变化?为了了解更多人对此次事件以及中国建筑设计现状的看法,gooood在网络上发布了一份关于“如何看待MAD赢得义乌大剧院设计”的问卷。本次调查共收集到95份回答,答题者的年龄大多在18~34岁之间,约30%的答题者是在读大学生,60%左右从事建筑设计或其他设计相关工作。问卷调查部分结果如下:

点击这里查看问卷调查全部反馈结果


 

为了从多角度全方位了解为什么国内大型地标项目多与国外设计师合作,中国建筑师面临着怎样的机遇和挑战,以及中国建筑文化的发展前景如何,我们采访收集了下述四方的想法:
1. 义乌大剧院建筑设计师:MAD创始人马岩松
2. 义乌大剧院项目业主义乌丝路新区管理委员会
3. 建筑评论家李翔宁和方振宁
4. gooood读者

 

 

1. 

建筑师马岩松

我们采访了义乌大剧院建筑设计师,MAD事务所创始人马岩松,请他介绍本次竞赛的经过和设计理念,以及在如今的建筑创作环境和竞赛条件下,中国青年建筑师应该如何行动。

1. 您参与义乌大剧院竞赛的经过是怎样的?对于赢得竞赛有什么感想?

马岩松:我们平时被邀请的竞标挺多的,做的比较少。我们对这次竞赛比较感兴趣的原因主要有两个:第一,甲方邀请名单里有矶崎新、包赞巴克、gmp等几家经常在中国中标的大师公司;第二,浙江是一个山清水秀,既有自然风景又有文化底蕴,它最近的文化发展战略让这里开始关注设计。在这里谈设计就要谈跟中国文化、传统和自然相关的话题。当时我就有一种冲动,不能做一个放在任何城市都成立的建筑,而是应该做一种新的、有江南特色的建筑探索。

很多时候谈中国建筑,无论是研究园林、古典城市,还是传统的建筑构造或材料,都是在说江南建筑。所以我们的任务之一,就是通过这次竞赛提出一种新的可能性,一种有江南东方意境的新的建筑。它不是说使用传统材料,也不是把建筑当成一个器物,而是当成整体环境的一部分。这次竞赛算是我们的一次实验。让建筑跟远处的山水呼应,形成一个整体的意境,这是一种非常东方的观念。这是作品的关键。

▼义乌大剧院效果图,营造整体意境

2. 义乌大剧院介绍中提到的人文自然空间市民共享的大自然沉浸式体验,可以多说说吗?

马岩松:这个建筑要与整体环境,包括自然环境和文化环境,形成对话。首先,作为公共文化建筑,很多人会到达或者使用这个建筑。它是一个开放的建筑,人们可以远观,也可以近玩,哈尔滨大剧院也有同样的特点。西方的概念里讲求的建筑的市民性,这点在我们的建筑中也很重要。但是只做到这点是远远不够的,这个建筑不应该只是一个普通的公共空间,更是一个有意境的、让人能感受到不同文化的公共空间。它应该也代表着一种文化认同。

3. 义乌大剧院等竞赛的积累如何推动MAD山水城市理念的发展?现在山水城市理念又有哪些新的发展?

马岩松:山水城市到底是什么?到今天,我们其实把山水城市的概念提升到中国人,或者东方世界对自然天地的认知。东方人对自然的认知跟西方非常不一样。在东方观念中,人寄情于自然,人造物跟自然的关系高于人本身。这种方式非常符合中国传统文化,只是把它变成对建筑和城市的追求,需要多花一点儿时间。山水城市本质上是在讲一种未来的、东方人对自然的看法。这个看法继承了山水文化等中国传统文化,同时也有自己的创新。它寻找一种意境,一种未来的、超越西方现代主义的新的建筑模式。它是从整体的意境和感受出发做建筑,而不是仅仅从空间、形式、材料等传统西方概念出发。

在中国经历了这么多年的仿西方的现代化、城市化,人们也开始产生一种文化自觉。江浙地区最先开始思考传统文化如何反过来影响人们的生活,甚至对西方产生的文化影响。这是我们现在要做的,也是义乌大剧院方案跟当地吻合的原因之一。义乌在世界商贸方面已经有了很大的影响力,但在文化方面的影响力十分微弱。文化不能拘泥于传统。怎么把内在的东西以一种新的形式展现出来,这是这座城市的任务。

4. MAD目前挑战着什么样的项目?

马岩松:MAD最近在浙江有很多机会,比如之前发布过的衢州体育公园项目。在丽水、嘉兴等浙江城市也有很多重要项目委托给我们设计。我们希望在这里进行一种植根于传统的创新。中国建筑文化将会经历转型,它不能再去复制西方,而是要提出一种属于自己的、新的建筑理念。这种理念应该是对西方普世建筑的一种批判和补充,同时与传统文化存在一种内在关系。

▼衢州体育公园(点击这里查看更多)

除了在浙江、在中国的项目,我们在国外的实践也越来越多。在美国,除了在建的卢卡斯博物馆,同时还有几个其他的项目正在进行;在鹿特丹的移民博物馆也在顺利进行中;在罗马、巴黎等地我们也有项目。其实我们一直把这些国际项目当成一种文化上的对话:这个时期的中国建筑师能给世界带来什么?我们能为很多世界建筑大师已经留下作品的地方带来什么新的建筑和思想?

▼卢卡斯叙事博物馆,美国(点击这里查看更多)

▼鹿特丹Fenix移民博物馆,荷兰(点击这里查看更多)

5. 您如何看待中国建筑师参加大型项目竞标的现状?对中国年轻建筑师未来发展有什么建议?

马岩松:我们早期做了很多竞赛,但现在的竞赛模式跟当初已经不太一样了,那时我们还有机会参与,而现在竞赛的门槛很高,要有实践经验、名声等条件。年轻建筑师很难去参与重要项目的竞赛。其实在很多国内地标建筑的竞赛中,我们会发现自己是唯一一家受邀的中国公司。很多中国的独立建筑师、年轻建筑师没有可能受到邀请。我觉得这反映了中国的决策层对中国本土建筑师缺乏信心的现实。这使得年轻人面对的条件非常苛刻,机会比我们当时要少很多。

如果我是年轻人,我觉得抱怨其实没什么用,因为这是一个自己争取的过程。我给年轻人的建议就是要不停地去尝试。无论是被邀请还是不被邀请,都可以做。当然也可以去做一些公开竞赛,或者国外的竞赛。MAD当年做的“北京2050”,根本没有既定主题,也没有人组织,我们也能做出作品去发声。关键在于你要有机会,用自己的作品去表达自己的观点以及你提出的可能性。如果大家都不认识你,不知道你的作品和理念,就更不可能认可你了。年轻建筑师只有不停地去尝试这一条途径,别无他法。

我也想跟中国的建筑媒体说,当年日本的年轻建筑师之所以能成长起来,并且有今天的成就,全是因为他们的媒体扮演了文化推手的角色。谷德在介绍年轻建筑师方面其实做得挺好的。中国的建筑文化里,这些年轻建筑师也极其重要。

More: MADMAD on gooood


 

 

2.

项目业主

我们采访了义乌大剧院业主义乌丝路新区管理委员会,了解竞赛背景以及甲方对于MAD中标方案的看法。

1. MAD的方案和义乌这个城市如何贴切?

义乌丝路新区管理委员会:MAD设计的义乌大剧院的形态好像义乌江上层叠起伏的风帆,却又薄如蝉翼,优雅地漂浮于水面之上,与江水相映,柔和共鸣。MAD用现代的建筑语言诠释了义乌传统片瓦式建筑形态,质地又如绸缎般轻盈柔软,呼应了义乌所处江南的风物之美。

义乌,是全球最大的小商品集散中心,是最为国际熟知的中国城市之一,义乌商品出口到世界上210多个国家和地区,吸引了沃尔玛、麦德龙等20多家跨国零售集团和30多家国内知名连锁超市常驻采购,全市现有各类外资主体7200多家。多年的经济发展作为积淀,文化建设呼之欲出,义乌大剧院的建设切合了义乌市群众日益增长的文化需求,MAD的设计高端、大气,契合义乌的国际化特点,呼应了义乌的历史文脉。

义乌还是中国首个也是唯一的县级市国家综合改革试点,及“一带一路”的重要战略支点。2019年全会报告指出,加快建设文化强市,打造浙中文化高地。MAD的设计融合多种功能,大剧院以两岸视觉通廊为轴布局通达四方,很好地贴合了义乌这一战略发展需求。

2. 义乌期待这座大剧院可以给义乌带来怎样的影响力?

义乌丝路新区管理委员会:我们希望义乌大剧院不仅成为义乌的地标性建筑,还是全国、乃至全世界范围内的知名建筑。每年到义乌采购的境外客商超过50万人次,有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3万多名境外客商常驻义乌。义乌大剧院将是一个多元文化碰撞和交流的平台,我们期待建成后能够吸引更多的国内外好作品来演出,强化义乌的文化软实力,推动义乌的文化建设和国际交流,提升义乌的国际影响力。


 

 

3.

建筑评论家

过去,在中国文化地标国际竞赛中中,中国建筑师几乎没有在与国外顶尖事务所的交锋中获胜过。此次MAD击败国外顶级事务所(其中两家曾获普利兹克奖)中标可以说是一个转折点。我们采访了中国著名建筑评论家李翔宁和方振宁,请他们从更宏观的立场上,联系中国建筑师的发展现状评价这次事件。当今国际建筑圈如何看待中国设计?中国设计师逐渐争取世界设计的话语权,有哪些优势,又面临着怎样的挑战?未来发展的关键点在哪里?

李翔宁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副院长

马岩松在国际上有一定的知名度,通过这些年的实践,他所擅长的语言让他在其所处的领域已经得到了国际上的认可,同时他也具备在国际上和大师PK的能力。通过一两次竞赛击败获得过普利兹克奖的大师是有可能的。毋庸置疑,马岩松是在中国以外能够建造作品的中国建筑师里最突出的。我个人认为没有一个事件是重要的转折点,它是一系列进程中一个重要的标志。马岩松之前在洛杉矶卢卡斯叙事博物馆中也击败过了许多国际大师,这对于马岩松来说是一个现象,即中国建筑师能够在国际上跟大师PK并获胜,这次的作品是这个进程中的一个。

中国建筑师因为有很多实战机会,所以实践的能力更强。我们经常举外科医生的例子:外国的外科医生仪器和设备都非常好,但是真正做外科手术还是要有实战经验;中国医生做过的手术量可能是国外的很多倍,这一定会带来技术上的提升。以前这种差异在国际上没有被公平地认识,现在通过很多建筑师的作品能够证实:中国建筑师在方案设计以及落地的能力上已经不比欧洲或美国的建筑师差,甚至在很多方面是超过他们的。之前我们在哈佛办了60个中国建筑师的展览,我和张永和老师聊天说:“这样的展览,在美国可能十年也拿不出这么多这么好的作品,但是在中国甚至可以做成双年展。”每两年就有这么多作品涌现出来,这是中国建筑师能力所致。机会多带来的结果是中国建筑师设计能力的疾速提高。如果纯粹拿欧洲的一个完成建筑和中国比,前者的完成度可能更高,但这并不完全是建筑师的问题,这与工业体系和产品制作的匹配有很大关系。如果让一个中国建筑师用欧洲的施工队在欧洲造一栋建筑,他们可以做得一样好。以前因为大环境的原因,中国建筑师的创造力和设计能力是被低估的。

有房子可盖是中国建筑师的明显优势。作为建筑师,即使是普利兹克奖得主,也要用作品最后完成的质量来说话。很多国外的建筑大师虽然理论非常领先,但如果没有实践的机会,也没办法为他的生涯做出证明。另一方面,中国建筑师由于实践的机会太多,没有办法对于自己的工作进行批判性反思,很少有人能够形成一套独立的、持续的、自我的语言。中国建筑师做的建筑单看可能都很好,但是放到一起会发现它们没有属于自己的独特语言,形成自己独立的语言,是中国建筑师下一阶段要重点解决的问题。中国人可能比较实用主义,不太坚持自己的立场。能够变通是中国人善于在市场上获得项目的一种手段,但从长远来说,会影响作品的持续性。未来中国建筑师要坚持自己认为正确的方向,不要被市场和潮流变化过多干扰。随着建造市场慢慢降温,我们要把建筑质量进一步提高,并且和社会问题相关联。现在中国建筑师处在快速建造的过程中,缺少西方建筑师那样参与到社区建设中的经验。当然,中国现在也慢慢有这种现象,但在建筑师中还不是很普遍。中国建筑师需要加强对社会的关怀和对文脉的敏感度。

方振宁
独立策展人和评论家,第13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中国馆策展人

关于中国建筑师在过去的文化地标国际竞赛中不能够获胜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在中国国内的国际竞标平台上,很少邀请中国青年建筑师事务所,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遗憾,使得中国的建筑界失去了很多机会。第二个就是,中国青年建筑师的能力确实不够,他们需要有一个锻炼的时间,然而在过去的15年中,中国建筑师有了长足的进步,而MAD的事务所,是过去10年里成长的最为迅速和成熟的具有国际水准的建筑师事务所。

这不是我个人的观点,是一个客观的事实。我已经在多次从不同的外国人口中听到对MAD的评价。而最近在蓬皮杜文化中心展出和收藏MAD的建筑项目和模型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也就是这是MAD从中国的MAD成为世界的MAD的标志。蓬皮杜文化中心是一个权威的国际性收藏机构和展出中心,他们挑选建筑项目收藏有一个标准,就是它必须是代表那个时代的中国建筑设计水平的项目。

关于建筑话语权的问题,建筑话语权不是等来的,是争取和拼搏出来的。现在我们看到凡是在许多国际项目竞标中都有中国建筑师事务所的出现,这种竞标基本上是邀请制,也就是中国建筑师事务所已经进入世界建筑前沿的视野。当然,这只是开始,因为只有很少的建筑师事务所进入国际视野是不够的,而且建筑师设计所要涉及的项目也是多元的。中国建筑师能不能够应对各种和各类项目的挑战?是一个现实问题。那么未来发展的关键点,就在于建筑师的年龄是否年轻,意志是否坚强?是否有创造历史的意识?

纵观20世纪现代建筑的历史有两大分水岭,一个是由我们所说的20世纪的几位建筑巨匠开创的现代主义建筑设计样式,其次就是解构主义建筑风格的诞生,对现代主义建筑样式构成很大的挑战。这其中日本的“新陈代谢派”是亚洲建筑设计观影响欧美建筑的一个个案。

我觉得,中国建筑师的未来,就是如何接过新世纪的接力棒,掀起世界建筑设计的第三次浪潮,这才是世界建筑发展的未来。几年前我就在一次国际建筑论坛上说过,以日本为例,日本现代建筑的设计的高峰不是在日本泡沫经济的时代,而是在这个时代结束之后,有很多日本建筑的好设计像雨后春笋一样冒出来。中国建筑设计的未来也是一样,当建筑的热潮过去之后,才会出现真正的好设计。


 

 

4.

gooood读者

我们整理并分析了问卷调查的结果,了解读者对于此次竞赛及地标建筑设计招标的看法,听听更多人如何看待中国建筑师的现状以及中国建筑文化的发展和世界影响力。

对于三个在竞赛中获得市民投票前三的设计方案,82%的答题者最喜欢MAD的方案,这与市民投票以及最后的竞赛结果是一致的,可见MAD的方案确实更具优势。对此结果,57%的人认为竞赛看的是作品优劣,MAD获得优胜说明其设计确实达到了这个水准;18%的人认为该结果一方面也反映了中国建筑师整体的进步,可以和国外设计师比肩。说到中国标志性建筑是否应由中国建筑师设计,约85%的答题者认为通过公平竞赛选出的设计方案是最好的,与国籍无关。这两题的回答一定程度上体现了答题者对于设计竞赛公平竞争的追求,对于文化政治等因素的考量相对较少,结合回答者大多数为建筑和设计相关行业从业者,这可能反映了部分一线工作人员的心声:通过设计的硬实力创造出更好的作品。

市民投票是义乌大剧院设计竞赛评审的重要一环,89%的答题者认为参与家乡地标性建筑设计决策是城市居民的权利,这方面的民意征集是有必要的。但支持者中超过一半的人认为市民的选择对最终的决策影响有限,让市民真正参与到家乡的建设中去,也许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需要教育等多方面支持。

近年来,全国各地不断有各种各样的标志性建筑落成,义乌大剧院也将成为义乌的地标。问卷中,约30%的答题者认为一个地区的标志性建筑应该体现区域的文化,而有61%的人认为标志性建筑应该在体现区域文化的基础上创新,为城市带来一些不同。

如今,中国青年建筑师每年会完成大量项目,对于这样蓬勃发展的现状,62%的答题者认为中国青年建筑师需要建立起自己的话语体系,22%的人希望中国青年建筑师多一些对于中国传统文化和社会现实的关注。说到中国建筑的文化影响力,除了少数人认为中国建筑的文化影响力只是集中在古建筑上,大部分答题者认为中国建筑还在发展阶段,虽然现在影响力比较有限,但随着不断地学习、创作和反思,中国建筑将会逐渐发展出自己的特色,在国际上的影响力也会进一步加强。

读者回答精选

先锋事务所合伙人都是留洋回来的,师从国外大师,都是在延续国外的先锋的设计理念,在中国的建筑实践很好,作品质量普遍较高,但对中国本身建筑文化的贡献很有限,我觉得官方要引领,建筑作品不能完全西方化,如果政府在组织大型国际建筑竞赛的时候,强制要求考虑、传承某种中国传统文化,会不会有助于本国建筑文化的形成。    ——建筑师,男,25~34岁

整体来说国内的建筑行业度过了膨胀期,正往稳定的方向走,一些成熟的事务所在国际上也越来越有影响力。但总感觉金字塔的顶端正在形成,而底端的建设不够稳定,建筑学教育还不够成熟,不够系统。    ——建筑师,男,18~24岁

已经是小荷才露尖尖角,蓄势待发,值得嘉奖。这个时代的开放性和接受度,让更多好的建筑作品得以落地于本土。一些建筑在国际舞台上也得到大家能力的肯定,但是希望一个好的东西出来的同时,不要大量去模仿,而更应该去超越、去突破,取其精华、取其糟粕。    ——设计从业者,女,18~24岁

现在中国的建筑都是谈大的,地标性的建筑,要在最平凡的人身上找到问题,为每个人提出一个革命性的建筑理念,而不是再一味停滞,什么是中国的,中国需要什么,我们都应该思考。    ——学生,男,18~24岁

中国建筑业现在发展迅猛,但是有些急躁。合理的造价、新颖的设计都是决定建筑好坏的要素。国内有好的建筑,可是不能以点盖面,中国建筑发展需要时间的积累和沉淀,但是我相信会越来越好。    ——设计从业者,男,25~34岁

真想去掉那一片片的水泥森林!    ——一般读者,女,45~54岁

中国建筑已经错过了形成语言体系的黄金时期,已经没有机会创造一种独特的识别性。世界大同,设计大同已然成为现状。希望中国建筑在技术上有机会形成突破,体系更精炼、做法更宜人。只有从技术、细部、材料上下功夫,会或多或少有机会在未来给中国建筑带来一种识别性。    ——建筑师,性别保密,25~34岁

有很好的不输别人的设计,只要随着时间的发展,大众的受教育程度尤其是美学教育程度越来越高,大众的基础审美水平上去之后,中国的建筑将有质的飞跃,因为砸银子给建筑师完成理念的这帮人,他们的审美和判断停留在什么程度,建筑师施展的天花板就在哪,而这帮人的审美判断是随着大众的水平一同上升或者下降的。    ——建筑师,男,25~34岁

中国建筑文化在世界范围的影响力日益加深是个客观事实,这是在随着国情发展综合国力在全球各领域占据更加重要地位的同时中国深厚的文化底蕴被世界认可的一个体现。我们需要这样的认可,也值得这样的认可。中国建筑的历史文化影响深远,更值得后人深刻挖掘,并用当代文化对美学、力学的理解抽象传承出属于这个时代本身和国情的文化标志。对未来的幻想以及对历史的沉淀都只能是对建筑的一个侧面,我们应更加尊重他本身具备的时代意义。尽使“沉舟侧畔千帆过”,对于未来应沉得住当下;“百舸争流”对于当下应建立未来发展的新秩序。   ——建筑师,女,25~34岁

点击这里查看问卷调查全部反馈结果


,

交流让世界更大,你如何看待这次事件?欢迎留下你的评论。更多请至:“每个人everyone

What do you think of this event? Welcome to leave your comments. More: everyone album 

发表评论

随机推荐工作 所有工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