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auguration of Cheng Taining’s Architecture Works Exhibition and his speech during the Forum

(only in Chinese) Construct architecture theory based on the philosophy of Natural Freedom.

Project Specs

Design Firm:
Location:

2019年5月11日下午14:30,“境”——程泰宁建筑作品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拉开帷幕,展期至2019年5月25日。本次展览由东南大学、中国建筑学会、中国工程院土木、水利与建筑工程学部联合主办,东南大学建筑学院、东南大学建筑设计与理论研究中心、筑境设计联合承办。

2019年5月12日,当代建筑的理论建构与实践创新学术论坛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学术报告厅举办。论坛中,程泰宁筑境设计 on gooood)、崔愷、庄惟敏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 on gooood)、周恺、姚仁喜大元建筑工厂 on gooood)、张永和非常建筑 on gooood)、严迅奇严迅奇建筑事务所 on gooood)、邵伟平、柳亦春大舍建筑 on gooood )和马岩松MAD on gooood)分别就主题发表了精彩的演讲,谈论了各自对于建筑理论与创新的理解。

本文记录了活动开幕式的概况以及程泰宁院士在论坛中的演讲“是建构自己话语体系的时候了”。

(only in Chinese) Natural Freedom – Exhibition of Cheng Taining’s Architecture Works inaugurated in National Museum of China on May, 11th, 2019. The exhibition will last to May, 25th, 2019. On May, 12th, a forum named Contemporary Architecture Theoretical Construction and Innovative Practice took place in the lecture room of National Museum. During the event, Cheng Taining (CCTN Design on gooood), CuiKai, Zhuang Weimin (Architectual Design and Research Institute of Tsinghua University on gooood), Zhou Kai, Yao Renxi (Kris Yao | Artech Architects on gooood), Zhang Yonghe (Atelier FCJZ on gooood), Yan Xunqi (Rocco Design Architects on gooood), Shao Weiping, Liu Yichun (Atelier Deshaus on gooood) and Ma Yansong (MAD on gooood) made speech about the issue. This article records the summary of the inauguration and Cheng Taining’s speech during the forum.

 

柳亦春的演讲请点击这里
马岩松演讲请点击这里

To see Liu Yichun’s speech, please clikc HERE
To see Ma Yansong’s speech, please click HERE 

 

 

开幕式概况

▼程泰宁院士在开幕式上致辞
Cheng Taining giving a speech during the inauguration

“境”——程泰宁建筑作品展开幕式由东南大学建筑学院韩冬青院长主持,东南大学校长张广军院士,中国工程院副院长何华武院士,中国建筑学会理事长修龙先生,中国工程院院士何镜堂先生、非常建筑事务所主持人张永和教授先后致辞,表达了对展览举办的祝贺,以及希望借此次展览引发社会对建筑行业更广泛的关注、推动中国当代建筑创作向前发展的愿景。

随后,程泰宁先生做了热情洋溢的答谢发言,表示希望让更多的人了解建筑,了解建筑师,了解中国建筑发展现状和趋势,这也是展览在中国博物馆举办的重要原因。他希望把建筑师工的作推向社会,只有这样中国建筑才能真正再上一个台阶,真正走向世界。

本次展览精心挑选了程泰宁先生从业以来的18个项目,包括加纳国家剧院、浙江美术馆、杭州黄龙饭店、南京博物院、建川博物馆战俘馆、温岭博物馆、中华国乐中心、杭州西站等,以视频、模型、图片、文字等多种方式呈现出程泰宁先生在不同地域、不同文化、不同建筑类型中的创作实践,展现其对中国当代建筑创作实践与理论建构的深层思考。

▼展览现场,viewss of the exhibition

 

 

程泰宁演讲:“是建构自己话语体系的时候了”

▼程泰宁院士在论坛中发表演讲
Cheng Taining giving a speech during the forum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中国经济建设的成就有目共睹,但是,中国建筑的现状,似乎与这一发展进程不太匹配。千城一面和缺乏中国特色的各种评价,国外媒体不无嘲讽意味的报道,突显了我们所面临的困境。

产生这一问题的原因很多,一方面是创作环境不理想;另一方面是在建筑创作中,我们没有属于自己的独立的价值判断和哲学、美学思考,没有建立自己的话语体系。

近百年来,中国现代建筑一直处在西方文化的强势影响之下。从好处说,西方现代建筑的引入,推动了中国建筑的发展;从负面来看,我们的建筑理论一直为西方所裹挟,在跨文化对话中“失语”是一个不争的客观事实。虽然在这个过程中有不少学者、建筑师、以及政府官员,在反思的基础上,倡导过“民族形式”、“中国风格”、“夺回古都风貌”等等,但是由于缺乏有力的理论体系做支撑,只是以形式语言反对形式语言、以民粹主义反对外来文化,其结果只能停留在表面上,最后仍然只能在西方语境中挣扎。

近年来,在弘扬传统文化的大背景下,新中式、坡屋顶等中国元素又火了起来。但依我看,如果自身话语体系的建构不能跟上,其结果也只能和过去一样,随风而逝,无疾而终。

因此,建构属于自己的以哲学和美学思想为基础的理论体系来支撑中国现代建筑的发展,是一个值得我们重视的研究课题。实践需要理论建设做基础,二者相互作用,我们的建筑创作才能更好地发展。

如何来建构这样一个理论体系呢?我同意一个观点:“中国文化的新希望,在于深入理解西方思想的来龙去脉,并在此基础上重新理解自己。”这里有两个关键词:一是深入,二是重新。我们要了解西方文化,而且是深入地了解,这并不容易。

在西方,二十世纪是语言哲学的天下。海德格尔说:“语言是存在之家。”德里达说:“文本之外无他物。”卡尔纳普则干脆把哲学归结为句法研究和语义分析。特别是近二十年数学语言的出现,进一步确立了“语言哲学”在西方的统领地位。了解这样的哲学背景,我们自然会想到:西方当代建筑是不是在一定程度上也是“语言”的天下?耳熟能详的“符号”、“类型”、“建构”、“模式语言”、“空间句法”等词语,实际上就是西方哲学语言在建筑学上的反映。通过学术交流,这些“语言”也成为了中国建筑师在创作中经常使用的词语。我们应当如何看待这种现象?

应该看到,“语言”包含语义,对“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建筑创作机制进行了理性的分析解读,其方法值得借鉴,也确实对高校的建筑设计教学很有帮助。符号学、类型学通过一种清晰的逻辑思维对不同建筑状况进行了归纳,这也是为什么学生毕业后开口就是类型、符号等等。但是,尽管我们接受了西方语言的训练,碰到具体项目的时候还是有很多当代问题无法解决,因为这些语言在不同程度上忽视了人的文化、心理和情感。把建筑归纳成260多种情况,考虑过人的心理了吗?考虑过我们的情感了吗?考虑过我们所处的场所了吗?没有。所以这些语言常常是在流行一段时间以后便失去了光环,并没有在建筑实践中起到“建筑圣经”的作用。以至前些年,罗西、亚历山大等人也对自己的研究表示了失望。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以“语言”为本体,极易走入偏重“外象”的“形式主义”歧路。我们已经明显看到,从二十世纪后半期开始,以“语言”为本体的哲学认知,与后工业社会文明相结合,使西方文化从追求“本原”,逐步转变为追求图象化、奇观化。法国学者盖德堡认为,西方开始进入一个“奇观的社会”, “外观”优于“存在”。甚至有的艺术家认为艺术的本质在于新奇,只有作品的形式能引起人们的惊奇,艺术才有生命力。了解了这样的哲学和美学背景就不难理解,一些西方先锋建筑师的设计观念和作品的风格来自何处。对中国建筑师来说,我们在“欣赏”这些作品的时候也需要思考:这种以“语言”为哲学本体,注重外在形式,强调“视觉刺激”的西方建筑理念是否也有它的局限性?我们能不能走出“语言”,在建筑理论的创新上另辟蹊径?

一百年以来,中国一代代学者一直试图摆脱西方哲学和美学的羁绊,对中国哲学和美学体系进行了研究和探索。从王国维先生开始,很多学者提出把“意境”作为独立的美学范畴,去建构一种具有东方特色的美学体系;近年来,著名学者李泽厚先生也提出“该中国哲学登场了”,提出了以“情本体”取代西方以“语言”为本体的哲学命题。这些哲学和美学思考,是中国学者长时期以来,对东西方文化进行深入比较和研究的成果,对于建构建筑理论以支撑建筑创新,有重要启迪。

结合中国建筑创作的现状和发展,我一直在思考,能不能建构一个以“语言”为手段,以“意境”为美学特征,以“境界”为哲学本体,这样一个具有东方智慧的建筑理念,作为我们建筑创作上求变创新的理论支撑 “境”是这种哲学思考的根。正因为有了这样相对系统的建筑理论,才使我的内容得以摆脱跨文化对话中的种种困惑和束缚,在创作中获得充分的自由。

当然,这只是我的一家之言。但是,我们需要更多这种经过独立思考后的一家之言,互相补充,互相映衬,不断积累,从而逐步建立起我们自己的话语体系。有了这样的话语体系做支撑,才能够整体实现中国文化的“创造性转换”和“创新性发展”,实现文化自信。这是宏观传统文化所无法做到的。这样一条摸着石头过河的艰苦的理论创新之路,对于中国建筑来讲是无可回避的。

以“境界”为哲学本体,就是从自然、自我的角度出发,追求主客体的和谐共生;运用非逻辑的直觉、通感、顿悟等等创造性思维,获得对事物的整体把握。它追求建筑与大环境的“浑然天成”,以及建筑创作机制的“自然生成”。正如王阳明所说:“夫大人者,以天地万物为一体之谓也。”我们应该争取做一个善于把握全局的,有大智慧、有思想的建筑师。

以“意境”为美学特征,就是要从人的情志和心理感受出发,超越物象的束缚,追求时空中的情感共鸣,追求“象外之象”,“境外之境”,使建筑更具艺术感染力。要摆正“语言”在创作中的位置,避免片面追求形式的倾向;同时不断转换创新,追求语言与境界、意境的内在契合。“术以载道、道术相长”,辩证地说明了这三者之间的关系。

我希望以六个项目比较形象地解读上面所说的一些观点。

浙江美术馆,与自然环境、江南文化和谐共生;尝试打造一个独特的、带有书卷气的现代化美术馆;追求天、地、建筑与人浑然一体的诗意境界。

▼浙江美术馆(点击这里查看更多),Zhejiang Art Museum (click HERE to view more)

南京博物馆院改扩建工程中有一座30年代由刘敦桢先生设计建造的建筑,当时叫中央博物院,解放后改成博物馆。我用补白的方式,对新老建筑功能空间及业态进行了整合与重构。我没有用形式体量等建筑语言去和老建筑协调,而是使用调性和品位,创造了一座为市民喜爱的、极具活力的艺术殿堂。

▼南京博物馆,Nanjing Museum

四川建川博物馆(战俘馆)用诗歌的语言去表达所需要的意境和境界。遵循“无今无古、无中无外,能入能出,能放能收”是我一直以来在“语言”运用上的态度。设计借鉴自然山石在外力作用下产生皱褶、绽裂,却仍然方正锋锐的形态,以隐喻战俘不屈的坚贞。这是我希望通过项目表达出的品格。

▼建川博物馆(点击这里查看更多),Jianchuan Museum (click HERE to view more)

温岭市博物馆运用了“数字语言”手段,适宜性地创造出了一个不一样的非线性建筑,拓展了我们的美学视界。这种造型也能表达中国的调性,避免线性设计的滥用以及低层次的抄袭模仿造成同质化、庸俗化的恶果。

▼温岭市博物馆,Wenling Museum

南京美术馆新馆现在正在施工。由于周边环境优美,我们把建筑“架”起来,以实现建筑空间与城市空间最大限度地渗透和融合,强化建筑的开放性与公共性。“语言”支撑了建筑创意。

▼南京美术馆新馆效果图,rendering of New Pavilion of Nanjing Art Museum

杭州西站城市综合体是最近中标的方案。设计以网络状的整体性思维,打造城站一体的铁路客站新模式。项目位于长三角城市群的核心位置,不仅是科创大走廊发展的重要支撑,更对杭州建设世界名城、打造长三角一体化有着重要的战略意义。过去进出站是单向的,这个方案把轨道拉开做成十字形的通道,上主下浮,线上为高架候车厅,线下为快速进站通道,腰部进站,场间换乘。结合周边开发,项目在不同标高形成立体交通网络,将传统铁路与城市点对点的联系,扩展为多层次的交流融合;站房综合体支持更多交通方式的接入,无人驾驶汽车、直升机、无人机、云轨均可以高效对接;设置业态高度复合的云门,聚合高端酒店、交流中心、文化展示以及景观候车厅等相关功能。云象征山水格局,与江南文化结合,塑造了独特的具有未来感的城市空间形象。

▼杭州西站城市综合体效果图,rendering of Hangzhou West Railway Station City Complex

当前,世界文化格局正在重构,在历史大潮的冲击下,中西文化都在发生变化。作为中国建筑师,我们正站在一个历史的节点上。我们的路既不在西方,也不在后方,而是在前方。我们不应以模仿趋同,而是应以一种独特的、同时也能为世界所理解、所共享的话语体系与国际接轨。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世界建筑的大舞台上真正取得话语权,为世界建筑的多元化发展作出中国建筑师的贡献。我觉得是建构自己话语体系的时候了。

司马迁说:“究天至人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
我说:“究天地人文之际,通古今中外之变,成建筑一家之言。”
我是一家之言,希望有更多的一家之言。

 

文本整理自活动现场记录
The text if only in Chinese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