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ined glass: the heavenly light

(Only in Chinese) Facts about stained glass

Project Specs

 

*除单独标记外,本文图片版权均来源于维基百科条目下的共享资源
Except for the marked ones, the copyrights of the images in this article are derived from the licensed resources of Wikipedia entries

在所有涉及绘画的艺术中,彩绘玻璃可能是最为“棘手”的一种。制作彩绘玻璃不仅要考虑到光线对其外观的影响,还受制于相对复杂的结构要求。但是,也没有哪种艺术能够如此地神秘、诱人而具有生命力,因为它比其他任何一种媒介都更能直接地与其周围的有机环境建立密切的关系,是一种用光绘画的艺术。

▼法国圣丹尼大教堂耳堂的玫瑰花窗
Basilica of Saint Denis North Transept Rose Window, Paris, France

 

什么是彩绘玻璃

彩绘玻璃(Stained glass)直译为染色玻璃,是指那些在制造过程中利用金属氧化物来着色的玻璃。通过使用不同的添加剂,玻璃会产生不同的色调,所以人们可以按照需要来得到自己想要的颜色。

现在我们所说的彩绘玻璃通常指涉建筑中(尤其是教堂等宗教场所中)那些绚丽的彩色花窗。但最初,彩绘玻璃与建筑还未形成直接的关联。

对于现代人来说,家里有窗户可以说是理所当然的。但在很久以前,玻璃窗还是一种非常奢侈的存在,更不要说是彩色的玻璃窗户。直到14世纪末期,玻璃板的使用才开始进入人们的生活,不过也只有中产阶级和富人才可以在家里安装玻璃窗:他们会在一面透明的玻璃中镶嵌一块小玻璃板,有些是为了增添美感和情调,有些则被用来讲述他们的家庭历史。

 

起源和发展

早在古罗马时期就已经有工匠使用彩色玻璃来制作装饰品,虽然并没有完整的彩色玻璃流传下来,但从一些古罗马的古玩和器具中可以推测,大约在4世纪以前彩色玻璃就已经出现。不过,这并不代表人类当时已经掌握了制作彩色玻璃的技术,它们的产生很可能是出于某种“意外”,原因是并未发现其他器物拥有如此强烈的色彩特征。

▼4世纪古罗马的莱克格斯杯
The Lycurgus Cup, 4th century CE
©The British Museum

到了7世纪,玻璃制造商开始尝试把彩色玻璃运用到建筑中去。和现在我们所看到的一样,这些玻璃主要被用来装饰人们心中的神圣场所,比如教堂、修道院和其他宗教建筑。最早的彩色花窗可以追溯到公元675年,当时Benedict Biscop从法国引进了一批工匠来为他在Monkwearmouth建造的圣保罗修道院给玻璃上釉。后人在Monkwearmouth和贾罗发现了数百块彩色玻璃和含铅玻璃。

▼英国贾罗的圣保罗修道院是使用彩色玻璃窗的最早例子之一
surviving wall of the west range of St Paul’s Monastery, Jarrow

与此同时,中东地区的玻璃工业也在蓬勃发展,主要的制造中心分布在卡拉、阿勒颇和大马士革,不过,这里主要生产的是高度透明的无色玻璃和镀金玻璃。

西南亚地区的彩色玻璃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园前7世纪,8世纪的炼金术师Jābir ibn Hayyān在其著述《隐藏的珍珠之书》中探讨了古巴比伦和古埃及的彩色玻璃制造技术,促进了彩色玻璃制造在伊斯兰建筑中的应用。不同于欧洲教堂,在清真寺、伊斯兰宫殿和公共场所出现的彩色玻璃通常是非图画性的纯几何设计,有时也包含文字和花卉图案。

▼伊朗和耶路撒冷清真寺内的彩绘玻璃窗
Stained glass in yazd & in a mosque in the Old City of Jerusalem

 

转折点:12世纪

在中世纪的欧洲,彩绘玻璃的制作工业发展到了一个顶峰,并且逐渐成为了一种主要的绘画形式。教堂利用这些美观又富有感染力的玻璃来描绘圣经故事,让不识字的教徒也能够更好地理解圣经里的内容。

彩绘玻璃窗在建筑中的普及发生在12世纪中叶。法国圣丹尼大教堂的Abbot Suger主教第一次提出了用彩色玻璃窗来营造“天堂之光”(heavenly light)的概念,因此也被人们称作

“彩绘玻璃之父”。Abbot Suger相信,“天堂之光”能够以物理的形式反映上帝在教堂中的存在,他主张将“圣光”的理念融入到教堂建筑的设计当中,奠定了以光线和震慑人心的开阔感为主题的宗教建筑原型。

▼圣丹尼大教堂,Basilica of Saint Denis

▼圣丹尼大教堂圣母堂,Basilica of St Denis: chapel of the Virgin

这种为教堂引入圣光的理念极大地促进了哥特式教堂和许多其他建筑的发展和革新。其中最重要的体现之一便是飞拱(flying buttress)的使用。它作为一种拱形的外部支撑结构,能够将建筑的多余重量转移至外部以地面支撑的扶壁上,这样一来,窗户的尺寸就可以显著地扩大,从而在立面上占据更重要的位置。巴黎圣母院就是使用飞拱的最佳案例之一。

▼巴黎圣母院外墙,Facade of Notre-Dame de Paris

这时候的欧洲,已经有无数的天主教堂安装了彩色玻璃窗。不过,在12世纪之前,这些窗户的尺寸还比较小,通常形式也较为简单,通常搭配着厚厚的铁质框架。这主要取决于罗马式建筑本身厚重和圆润的形式特点。12世纪后,罗马式建筑被哥特式建筑取代,后者风格的教堂更加关注于空间的高度和光线氛围,具体体现在高耸的尖顶、精致的薄墙,当然还有宏伟华丽的彩色玻璃窗上。

▼巴黎圣母院西立面的玫瑰花窗,世界上最早的玫瑰花窗之一
The earliest rose window, on the west façade (about 1225)  ©Thomas Bresson

▼巴黎圣母院北立面玫瑰花窗和下方的18个长条窗
North rose window including lower 18 vertical windows

 

鼎盛时期:中世纪哥特式教堂

哥特式的窗户拥有两个最典型的形式:一种是带有高耸尖拱的柳叶形窗户,一种是圆形的玫瑰花窗。这两种窗户都具有宏大的规模和一丝不苟的精致细节,并通过名为“tracery”的石质骨架进行支撑。凭借着巨大的尺寸和复杂的形式,哥特式彩色玻璃窗为教堂空间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绚丽光芒。

随着哥特式建筑的发展,教堂的形式变得越来越华丽,窗户的尺寸也越来越大。这时候的玻璃花窗往往被“tracery”分隔为多个部分,并且呈现出更加复杂和大胆的观感(欧洲盛兴的Flamboyant华丽风格)。在法国,原本相对简约的窗户逐渐演变为圆形窗和玫瑰花窗,窗上的肋条甚至可以拥有数百个节点,例如巴黎的圣礼拜堂(Sainte-Chapelle)和林肯大教堂(Lincoln Cathedral)的“主教之眼”(Bishop’s Eye)。

▼巴黎圣礼拜堂,Sainte Chapelle Interior

▼圣礼拜堂玫瑰花窗,Rose window – Upper Chapel – Sainte Chapelle

▼林肯大教堂中殿(左)和“主教之眼”(右),Lincoln Cathedral Nave; The Bishop’s Eye

中世纪后期,法国的许多大教堂都出现了极具震撼力的玻璃艺术杰作,其中最为著名的是兰斯大教堂(Reims Cathedral)的彩绘玻璃连环画。兰斯大教堂也是一座哥特式建筑,其北侧耳堂的玫瑰花窗被设计成时钟样式,12个格子依次展现了圣经中创世纪的故事。

▼兰斯大教堂,13世纪修建的彩绘玻璃窗
Cathedral of Notre-Dame, Reims, 13th Century stained-glass windows above the choir

▼兰斯大教堂北侧耳堂的玫瑰花窗,描绘了创世纪的故事
Cathedral of Notre-Dame, Reims, rose window in the north arm of transept

 

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时期

佛罗伦萨圣母百花大教堂的彩绘玻璃窗可能是最早的文艺复兴彩绘玻璃作品,它包括教堂的三个穹顶的眼窗,以及三个立面上的花窗,由该时期最著名的几位艺术家(Ghiberti, Donatello, Uccello和Andrea del Castagno)在1405-1445年期间创作,其中每个眼窗均描绘了与基督和圣母玛利亚生平相关的场景,四周装饰以尺寸较宽的花卉主题边框。

在英国宗教改革时期,大量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的彩色玻璃窗遭到破坏,并替换为普通的玻璃。亨利八世统治时期,“废除修道院”的政策和托马斯·克伦威尔抵制神像的禁令至少导致了数千扇窗户的“消亡”(其中保持得最好的是萨福克郡Hengrave Hall的私人教堂)。直至19世纪初,随着最后一波破坏浪潮的结束,以传统方式修建的彩色玻璃窗才重新回到人们的生活。

▼圣母百花大教堂穹顶,Interior of the dome, Cathedral, Florence

 

技术发展

“操作与试验是化学的第一要义,从不亲自动手实践的人将无法达到哪怕最为基础的掌握程度。科学家们的快乐并非来自于材料的富足,而是试验方法的精进与卓越。” ——Jābir ibn Ḥayyān,《隐藏的珍珠之书》

需要区分的是,自古以来,玻璃工匠和彩色玻璃艺术家自古以来都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角色。事实上这两种工作很少在同一地点进行。玻璃制造厂通常建造在森林边缘,方便获得制造玻璃所需的木柴、石灰石和石英砂等;而彩色玻璃工作室一般建造在建筑工地附近。彩绘玻璃艺术家的工作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玻璃制造者提供的材料。

传统彩色玻璃的制作原理是在熔融状态下加入金属氧化物来着色:红宝石色用铜;蓝色用钴;紫色用锰;黄色用锑;绿色用铁等等。中世纪时的制作方法是先吹出一个玻璃泡,将其塑成管状,然后切掉两端形成一个圆柱体并沿其一侧纵向切开,在玻璃仍然处于红热和柔韧的状态下将其压成扁平状,最后放入窑中慢慢冷却。这些玻璃片大都带有一种固定的颜色,因此在设计彩色玻璃时,需要将所有必要颜色的玻璃片准备齐全,才能实现整体渐变的效果。

▼13世纪沙特尔大教堂的玻璃窗, 可以看到钴蓝色、绿色和紫棕色的广泛使用
13th-century window from Chartres showing extensive use of the ubiquitous cobalt blue with green and purple-brown glass

不论是出于偶然还是有意为之,12和13世纪的彩绘玻璃以最为精妙和理想的方式实现了“粗糙”与“精致”的结合。这时候的人们已经可以生产足够平坦和轻薄的玻璃,不仅可以进行非常精确的切割,还能够通过厚度的变化来实现颜色的渐变效果。

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的玻璃制作技术取得了更加显著的进步,可以将玻璃做得更大、更薄、更平整,可选择的色彩范围也远远大于13世纪。不过,在这个过程当中,作为美学元素的玻璃实际上逐渐失去了视觉上的趣味性。哥特复兴派最先认识到了这一影响,并在19世纪中叶开始回归早期的玻璃制作方法。他们开发出了我们现在所说的仿古玻璃(Antique glass),它们在色彩、质地和明暗度上均与12和13世纪的玻璃非常相似。直到今天,仿古玻璃仍然是制作彩色花窗的基本材料。

▼1444年德国的彩绘玻璃窗,描绘了圣母往见的故事
Part of German panel of 1444 with the Visitation

在14世纪早期前后,彩色玻璃工艺经历了一次重大发展——人们普遍能够实现原先难以制得的合成色彩,例如烟熏琥珀色、苔藓绿和紫罗兰色等等。玻璃艺术家还开发了新的着色和铸模技术,例如通过半色调(halftone)方法来增加阴影和高光效果,或在玻璃的内外表面涂漆来加深色彩。该时期还出现了贴色玻璃(flashed glass),即在熔融状态下,为无色玻璃的表面贴上其他颜色的玻璃薄层。

15世纪末期,珐琅技艺取得了全面发展,到了16世纪中叶,在玻璃上绘制珐琅彩的技术得到了广泛应用。从16世纪到20世纪之间,彩色玻璃制作工艺的发展完全是实用主义至上,包括钻石玻璃切割器的发明、煤气窑和电窑的使用等等。现代的技术创新包括18-20世纪光学玻璃的诞生和改良、1930年代在法国出现的将玻璃嵌入混凝土的技术,以及20世纪中期出现的用透明树脂胶来粘合玻璃的技术等等。

▼文艺复兴时期嵌入玻璃板的圆形彩绘玻璃装饰
Renaissance roundel, inserted into a plain glass window

 

叙事主题

教堂中的彩绘玻璃窗设计是多种因素影响下的结果。首先,教堂本身的十字形平面定义出4个主要的空间领域,根据建筑形式和朝向,这些空间会各自倾向于表达某个确切的主题。以沙特尔教堂为例,唱诗班区域的5个中央窗户和北面的玫瑰花窗主题是歌颂圣母;南面的玫瑰花窗献给基督;西面的玫瑰花窗则描绘了最后的审判。

其次是与宇宙学相关的主题。玫瑰花窗本身的圆形形式本是就是对宇宙学主题的一种呼应,通常用来描绘最后的审判、启示录以及黄道十二宫。立面长窗常常会结合耶西之树的意象,它从整个中世纪一直流行至今,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其能够和各种类型的装饰方法相搭配。最后则是花窗捐赠者个人意愿和喜好的影响。

在中世纪后期,彩绘玻璃工作坊已经发展成高度组织化的企业。虽然捐赠者和牧师本身会对主题的选择和表达方式产生重要的影响,但花窗的设计实际上仍然是工匠和大师们个人的创作成果。其中,彩绘玻璃大师一般被看作是独立的艺术家,需要通过自己的技术和语言来表达其所处时代的艺术愿望。

▼沙特尔教堂北耳堂的玫瑰花窗
North transept rose window, 1235

▼兰斯大教堂的“耶西之树”
Detail of a “Tree of Jesse” window in Reims Cathedral

▼哥特晚期埃夫勒大教堂的“耶西之树”
Late Gothic Tree of Jesse window from Evreux Cathedral

▼奥地利 SS Ägidius和Koloman教堂的彩绘玻璃窗,
描绘圣母升天的场景
The Death and Assumption of the Virgin Mary,
Church of SS Ägidius and Koloman, Steyr, Austria

 

今天的彩绘玻璃

如今,彩色玻璃艺术家的技艺使得彩绘玻璃这种古老的艺术形式得以保存和流传下来。正如20世纪的先驱者一样,21世纪的艺术家们仍然在不断尝试新的技术和方法来诠释古老的彩绘玻璃工艺。

▼我们的色彩反射 / Liz West
点击这里查看更多,click here to check the project

▼英国利物浦大都会大教堂,Liverpool Metropolitan Cathedral Interior, Liverpool, UK

▼爱尔兰Athy图书馆 / Reddy Architecture
点击这里查看更多,click here to check the project

▼Burés住宅楼,巴塞罗那 / Estudio VILABLANCH + TDB Arquitectura
点击这里查看更多,click here to check the project

▼906 World文化中心,旧金山 / balbek bureau
点击这里查看更多,click here to check the project

▼成华党校,成都 / 绘造社
点击这里查看更多,click here to check the project

▼Replica办公式住宅,伦敦 / Surman Weston
点击这里查看更多,click here to check the project

编辑:武晨曦

*除单独标记外,本文图片版权均来源于维基百科条目下的共享资源
Except for the marked ones,
the copyrights of the images in this article are derived from the licensed resources of Wikipedia entries

 

版权️©谷德设计网gooood.cn,禁止以gooood编辑版本进行任何形式转载Copyright©gooood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