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ech of Arata Isozaki about Architectural Thoughts in Eastern and Western Context

(only in Chinese) Excerpts from CAFA Architectural Forum – Architectural Thoughts and Challenges.

Project Specs

Location:

2018年11月2日至11月3日,中央美术学院举办了题为“挑战:反观建筑思想,教育与实践”的建筑论坛,邀请来自世界各地的知名建筑师和建筑学院院长来分享各自的理念和经验,并进行了激烈的讨论。本篇文章回顾了今年普利兹克奖获得者矶崎新在论坛上的演讲和讨论发言,他对于中西方语境下建筑和Architecture的区别提出疑问,鼓励大家在不同的语境下思考建筑的内涵。
王澍演讲请点击这里
王澍讲座后的圆桌讨论请点击这里
哈佛大学研究生院院长莫森·莫斯塔法维演讲及圆桌讨论请点击这里
张永和演讲及圆桌讨论请点击这里
阅读11月3日下午活动上半场圆桌讨论内容请点击这里
阅读王明贤演讲及圆桌讨论请点击这里

(the article is only in Chinese) CAFA organized an Architectural Forum named “Challenges: Reflexive Perspectives on Architectural Thoughts, Education and Practice” on November 2nd and 3rd, 2018. Many renowned architects and Deans of architectural schools all over the world were invited to share and discuss their opinion on the issue. In the article, we reviewed the speech of Arata Isozaki, who won the 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 2019. He brought up questions about what architecture is in Eastern and Western cultural background and encouraged people to think of the meaning of architecture in different context.
Please click HERE to see the speech of Wang Shu (only in Chinese)
Please click HERE to see the discussion part after Wang Shu’s speech (only in Chinese)
Please click HERE to see the speech of Mohsen Mostafavi and the Discussion (only in Chinese)
Please click HERE to see the speech of Yungho Chang and the Discussion (only in Chinese)
Please click HERE to see the first part of discussion on the afternoon of November 3rd (only in Chinese)
Please click HERE to see the speech of Wang Mingxian and the Discussion (only in Chinese)

 

论坛题目:建筑思想与挑战
时间:2018年11月2日
地点: 中央美术学院北区礼堂
演讲人:矶崎新

Forum Title: Architectural Thoughts and Challenges
Time: 2018.11.2
Location: Auditorium of Northern District, CAFA
Lecture: Arata Isozaki

 

 

 

矶崎新演讲

 

我用日文演讲的原因有两个:第一个,这是我自己的母语,一般来说我习惯用母语来思考。第二个,现如今谈的建筑来自于西方文化,文字由拉丁语演变而来,其后有自己的一系列思想背景。而我作为东方人,使用的汉字也是受到中国文化的影响。因此,我要以东方人的思想和哲学背景来和西方作一个比较。

西方的英文单词Architecture来自于2000年前的西方文化,它最早由拉丁语延伸过来,其语境包含了Architecture背后非常多而广泛的内容。但是翻译成汉字之后,特别是“建筑”的汉字又是经日本再传到中国,我们作为东方汉字文化圈国家的人使用这个汉字的时候,它的语境是有变化的。反过来,我也认为在中国现有的单词中,还没有能够和Architecture语境相配,可以解释它的单词。

大约在1940年左右,有一位Sigfried Giedion先生在哈佛大学做了一个演讲,首次提出了time、space、architecture这三个单词。这三个词在汉字文化圈都没有非常直接的翻译。之后日本的学者希望把西方现代建筑理论中出现的这三个单词以汉字的形式翻译出来,于是出现了时间、空间和建筑。我学生时代阅读了这本书,当时就对汉字的三个翻译——时间、空间和建筑——是否能够真正反映这三个单词的语境抱有疑问。

在东方语境中间,一直有时和空,二者在东方的宇宙观之中是互相交融在一起的。同时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因此在翻译的时候把距离——事物和事物之间的gap关系——放到了单词中间,“时”和“空”后面都加了“间”,来反映时间和空间各自所拥有的距离。问题是这个“间”到底是什么?我认为 “间”在西方的语境中间没有合适的翻译,或者说意思。于是 “间”可能就是日本在建筑道路上和西方的区别,在这个过程中对建筑这个单词真正的含义做了进一步的论证。

在了解西方展开探讨Architect的过程和经历后,我们可以渐渐知道Architect背后所含有的广阔意义和如今汉字文化圈里理解的建筑还是有区别的。在Llayd的工作室里,他设计建筑的过程像艺术家一样,是用笔和尺在纸上的绘图。而在Norman Fosters Office——他们的工作室非常漂亮,景色非常好——所有人面朝着电脑,没有纸、笔和尺。简单地说,这是像工程师一样的建筑设计过程。而在白宫的战略室里,我认为他们也是在进行Architect的工作,我们只能看到所有人朝着一个方向,也许是在注视着本·拉登被射杀的那一瞬。阅读英文报纸的时候,我们会发现这三个场景内的工作都被描述为Architect的工作,里面的人的职业也都是Architect。反过来,如果是汉字的翻译——建筑——能否来描述所有这三个场景,或者用建筑师和建筑家这个词来归纳三个场景中的职业?我表示怀疑。

国内外的大家都是在各自的文化背景和范畴下思考Architect或建筑的。我认为事实上东西方之间对于这个词的语境是有区别的。我把这个问题抛出来,希望所有汉字文化圈的,以及西方文化圈的人们能够对此产生一定的关注,并且进行进一步的探讨和研究。

 

 

矶崎新圆桌讨论发言节选

▼圆桌讨论现场,Arata Isozaki in discussion

 

没有人再单独思考建筑,大家都采取了非常综合的思维方式。所有传统的亚洲思维,甚至是全球思维,都在建筑领域发生着改变。所有的建筑学教师和机构都必须思考如何教授艺术。建筑的概念非常广阔,覆盖了全球所有事情的方方面面。我们看到了全球一些建筑的崛起和发展,但是让我们思考建筑、思考农村正在发生的变化的空间还没有被建立起来。

 

我一生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也许有一些事情会被彻底重建,这种改变就是建筑。如果世界上有什么事情会重新改变,我认为就是建筑领域……我们的对话谈论的是建筑方面的思想,但实际上在世界上所有地方发生的对话都是建筑思潮。

 

不论是印度,还是伊朗,都有非常浓厚的历史,他们的文化是存在于东西方文化之间的文化。在这里,我看到了一种中间性的存在。可能在世界地图上存在着一个中间地带,一些全新的事情,可能就会在这些中间地带发生。

 

文字整理自现场记录
The text is only in Chinese

关于矶崎新获得普利兹克奖的详细报道请点击这里
click HERE to see the details of 2019 Pritzker Archtiecture Prize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