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ed Record of the 2nd Edition of the Sino-Swiss Architecture Dialogue

(Only in Chinese) Architecture dialogue among Mario Botta, Su Dan, Zhang Li and Wang Hui

Project Specs

Location:

2019年4月11日,第二届中瑞建筑对话在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报告厅举办。活动中播放了洛蕾塔·达尔波佐为马里奥·博塔拍摄制作的纪录片《马里奥·博塔——超越空间》,随后举办了一场围绕影片及建筑的深入对谈,马里奥·博塔,苏丹,张利,王晖分别发表了各自对于建筑本质及其所面临的问题的看法。本文精选嘉宾发言,展现了本次活动中的一些精彩片段。

(Only in Chinese) On April 11th, 2019, the 2nd Edition of the Sino-Swiss Architecture Dialogue took place in TAM. During the event, a documentary of Mario Botta made by Loretta Dalpozzo was showed to the audience. Then the guests had a dialogue about the film and architecture. Mario Botta, Su Dan, Zhang Li, Wang Hui expressed their opinions on the issue and this article selects part of their conversation, including discussion on the essence of architecture and problems it is facing.

▼活动现场照片,event venue

 

 

 

嘉宾发言精选

 

 

苏丹
清华大学博物馆副馆长

马里奥·博塔的主张包含着对现代的一种批判,代表了人的一种美学观和价值观。

作为全球最具创新力的国家之一,瑞士在诸多领域占据领先优势,建筑也不例外。瑞士建筑是传统和创新的睿智融合,诸多建筑大师贡献了许多集高端技术与艺术美学为一体的杰出建筑作品。瑞士的建筑成就和建筑思想也是环境的一种反向馈赠,作为享誉世界的建筑大师,博塔的设计形式从明确的几何关系到意大利理性建筑语言,其作品风格也在不同时期探索着并转变,在人文性和理想性的映衬下,寻找更加彰显自我的力量。

 

 

张利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院长

一本书里写道:任何艺术都是对死亡的一种抗争,试图把我们人在有限的生理生命能够抵达的意义延展到无限的时间里。我想这是建筑文化或者建筑本身最感人的地方。

我想说三个观察:第一,建筑是搭建人和人之间的桥梁,马里奥·博塔更好地表现了人和建筑之间的关系。

第二,苏丹老师会从艺术评论者角度判断建筑什么时候到达艺术的境界,给我们提出了很多挑战性的问题,也表达了他的很鲜明的观点。无论如何,博塔首先是一个伟大的艺术家。

第三,和以前不同,我们这个时代存在两种建筑。一种建筑比任何我们的生命时间都缩短,甚至是细分到一个片段,它只要有5分钟、5秒钟被世界上最多数的人喜爱,它就成功了,这是一种追求时尚的建筑。这是在英美建筑学院体系里教出来的,现在这种建筑越来越多,甚至它变化的速度已经超过了我们能够适应到的、以人观察、体察到的速度。还有一种建筑,就像一本书里写到的:任何艺术都是对死亡的一种抗争,试图把我们人在有限的生理生命能够抵达的意义延展到无限的时间里,它长于我们的生命,我想这是建筑文化或者建筑本身最感人的地方。

其实博塔先生的建筑是这一类建筑,也是我们现在在建筑学院里想传递的关于建筑的信息。我们不知道我们能够做到多少,但是我们相信,有更多博塔这样的建筑师存在,有他的作品存在,我们就能够架起建筑和人之间的桥梁。在抵达人性上的力度、深度,在延伸建筑能够承载人的生命意义、长于人的物理生命本身的长度等方面,这些作品都给予了我们非常多的启迪。

 

 

马里奥·博塔
建筑师

建筑能讲述我们的过去,也能讲述我们的现在;建筑不光是功能,也是一种价值的表现形式。

在如今消费主义的社会里,一切都发展得很快,衰老得也很快。

建筑能讲述我们的过去,也能讲述我们的现在;建筑不光是功能,也是一种价值的表现形式。建筑的这个方面,在最近几十年里都被牺牲掉了,很少有投资人用这种方式来思考。我在和一些人合作时,发现做城市建设的都是金融交易公司,对于人文性的,比如图书馆、剧院、博物馆、教堂等对于人类历史来说非常重要的建筑涉及甚少。在建筑史上,比如现代派或古代的那些建筑师,他们在提到建筑时,都说它是一个机构,生存一个人的机构或者群体共存的机构,这是一种富有哲学性的思考。而今天我看到的都是仓库或者其他建筑,一切都成了商业的、消费的,在纸上看上去很美,但是在生活里面,建筑的一些价值被损失了。

我们要生存在空间里面,而空间的价值是与生命相连的,如果我们失去了这样生存的活力,那我们生存生活的价值就消失了。所以我认为生活的品质应该是建筑师们工作的一条红线,设计要展示生活的品质、表现美的形式,这些形式要超越建筑本身。我们是通过和别人的关系来生存的,如果我们打破这种统一,把一切都变为消费的话,那我们终会消费我们自己。

 

 

王晖
建筑师

建筑本身通过外部的形式表现了内部的空间,这是非常真实的一种做法,也是让一个建筑能够坦坦荡荡存续很多年的关键。

光线一直贯穿在博塔先生的很多作品里,其次他的作品里有很多巨大的拱,这种很具体的技术性工作也一直贯穿在他的工作当中,但最终完成的结果却超越了建筑和空间本身,达到了人性以上,更接近神性的东西,当然也跟建筑的类型有关。我对博塔先生过去的工作有了一些了解后,有几句话挺能打动我的。很早以前听他说过一句话:建造始于一块石头放置在大地之上。这个时候,自然环境就转化成了人工环境,这是一个神性的过程。这句话让我觉得,他实际上是把人的工作加入到自然环境里,然后去打造某种永恒的东西。

刚才苏丹老师谈到现代主义的廉价问题,我认为是视觉的表观价值廉价。博塔先生特别幸运,他贯穿了现代主义,他的几位老师都是非常伟大的大师,他又在不断发展现代主义的设计和方法。我觉得博塔先生的设计已经摆脱了现代主义的很多问题,讲究人文、文脉,不同的区域、地理对建筑的影响。这里面还有一条线索,当现代主义建筑在发展过程区别于传统建筑的时候,建筑和雕塑的关系发生了非常微妙的变化,就是雕塑不再是处在建筑的某个特定位置了,它游离出来了,因为最早的现代主义建筑是要去装饰化,让建筑自己成为有某种雕塑感的东西。

博塔先生的很多作品本身就成为非常真实的雕塑,这也是区别于现在很多快闪类的建筑完全靠造型,不顾内部空间的一种完全不同的做法。比如以色列的Symbalista Synagogue and Jewish遗产中心,它的感动人之处是把世俗和宗教通过两个对等的空间联系起来,堪称绝妙。建筑本身也通过外部的形式表现了内部的空间,这是非常真实的一种做法,也是让一个建筑能够坦坦荡荡存续很多年的关键,我觉得真实是非常重要的。

▼Symbalista Synagogue and Jewish遗产中心,将宗教与世俗连接在一起,Symbalista Synagogue and Jewish Heritage Center, combining religious space with the mundane life ©Mario Botta Architetti

 

文字整理自现场记录
The article is only in Chinese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