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ood book 《投资异类》王利杰

极致的成功,需要极致的个性

项目标签

位置 :

正常人做事情总是会有前思后想、担惊受怕、胆战心惊、患得患失的表现。偏执狂就不同,他们不受世俗牵绊,没有恐惧,不畏权威,专注、勇敢坚毅,为达目标可以奋不顾身,甚至可以牺牲生命。为什么偏执狂可以这样?我们先来看看百度词条的解释:

偏执狂是一种罕见的精神病,以逐渐发展的按逻辑构筑的系统化妄想为特征。病程长,预后不良。最常见的是夸大、被害或有关躯体异常的妄想,不伴有幻觉或分裂症样的思维紊乱。曾被称作“系统发展的慢性妄想”。

偏执狂的进展有4个阶段:
①臆想阶段或主观分析阶段;
②被害妄想阶段;
③人格转变阶段特征是夸大妄想的出现;
④偶见精神衰退阶段。
偏执狂病因不明,与下列因素有一定关系
①遗传倾向;
②具有特殊的个性缺陷,表现为主观、固执、敏感多疑、易激动、自
尊心强、自我中心、自命不凡、自我评价过高、好幻想等;
③精神因素诱发。

英国的艺术史学家道恩·艾兹写了一本书叫《达利》,介绍了超现实主义画家萨尔瓦多·达利的生平,书中说,所谓“偏执”是一个非常古老的词语,是一个古希腊时期用来表示人们已经精神错乱的术语。而达利重新提到“偏执”一词,并将它发展成为所谓的“偏执批评方法”,来表达内心世界的慌乱与怪诞。达利的作品必然是对内心“偏执”的东西加以变形,用较为写实的手法表现出来,加深现实与虚幻的对比。达利解释说,偏执不同于幻觉,它们之间的关键区别在于偏执是自发的、主动的,幻觉则相对是一种被动的精神状态。达利是在学习和借鉴前人的基础上,提出了他对“偏执”的新理解和新认识。他的观点是:“偏执是一种‘理性发狂将一组组形象、思想或事件构成因果联系,使之围绕一个中心思想……”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

真正能被后人记住的艺术家往往都是偏执狂和异类。艺术上的偏执狂和异类其实与投资人、创业者具有极其相似的特征:思维模式不拘一格、狂想、超越、无所畏惧和标新立异。

真正的偏执狂是一种精神疾病,非正常,他们的大脑结构跟常人不同。人类所有的情绪都是由大脑创造的,本质上都是神经递质和激素调控的化学反应。偏执狂的大脑是异类,所以他们表现的“症状”就可能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专注和坚毅勇敢和无畏。伟大的 Intel前任董事长安迪·格鲁夫( Andy grove)写了一本书叫《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他自我标榜是个不折不扣的偏执狂。怎么会有人说自己是精神病?我们所谓的“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并不是指医学上真正被诊断为偏执狂的患者,而是指那种具备了“众人皆醒我独醉”的偏执精神,是符合某种偏执狂症状的正常人(否则就被关进精神病院,不可能来创业、完成使命了)。

把钱投资给偏执狂,知易行难。偏执狂在生活中其实是很难相处的,他们特别执拗,如果碰巧聪明且有点儿天赋,就非常有可能表现出桀骜不驯。生活中的偏执狂往往表现得很怪异和另类,否则我们也不会称他们为“偏执狂”。可真正伟大的企业家都是制订规则的人,而不是遵从规则的人。不按常理出牌、不守规则、不循规矩,这都是偏执狂的特征。投资这样的人,需要极大的勇气,有点儿“找虐”的感觉。

除了安迪·格鲁夫之外,另一位科技领域著名的偏执狂就是乔布斯。他深受安迪·格鲁夫的影响,我相信他看了《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这本书,会找到极大的共鸣,然后就完全不顾及自己的“精神疾病”,反而将其不断夸大了。乔布斯把苹果的董事会都给得罪了,即便他是产品天才,董事会的人也都实在受不了他,最终还是忍无可忍,把他从自己创办的苹果公司赶了出去。乔布斯有偏执狂般的完美主义与孤傲性格,不允许任何事物阻挡他的霸业。他对意外怀孕的女友近乎绝情,在会议中以令人难堪的方式解雇员工,将产品失败的责任完全归咎于他他人人,对能力不足的元老级员工弃如敝屣,最后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地撵走意见不合的董事会成员,一点领袖的胸怀都没有。他应该算是科技领域最著名的偏执狂了。了解乔布斯非常有助于我们了解偏执狂创始人这样一个群体。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原来,天才和疯子就差一层窗户纸。乔布斯说过:“活着就是为了改变世界,难道还有其他原因吗?”这句话在常人看来就是疯子,得了妄想症。如果一个创业者坚信并且毫不谦虚地说自己的使命就是改变世界,那在正常人眼里,他八成是疯了,这就是偏执狂。

 

极致的成功,需要极致的个性

当今健在的科技领袖中,埃隆·马斯克绝对是偏执狂CEO榜单上的第一名,毋庸置疑。马斯克的第一任妻子贾斯汀曾经写过一段对马斯克的评价,非常准确地诠释了马斯克的偏执特质,这条评价被转发了几百万次:“极致的成功需要极致的个性,这就要以其他方面的牺牲为代价。那些极端的伟大人物总是强迫自己以非同寻常的方式去体验这个世界,总能以全新的角度看、找到具有洞见的创意。但是,人们常常认为他们是疯子。”

马斯克的特斯拉汽车和 Solarcity正将一个利用更清洁的可再生能源的未来变成现实;他的 Spacex也在重新开始太空探索。矛盾的是,马斯克一方面致力于把地球变得更好,但同时又在建造宇宙飞船,帮人类离开地球。真正有远见(妄想症)的人看到的是一幅全景,而马斯克无疑是一个具有非凡远见的偏执狂。他曾用“吞着玻璃同时凝视深渊”来描述自己的创业生活。早在199年,他带领Ⅹcom与Confinity争夺网络支付市场时就以极端的工作时间著称。当时,他的员工们说:“我们每天工作20个小时,而他工作23个小时。

除了妄想症,马斯克也有“暴君”的一面,跟乔布斯如出一辙,有很多报道曾说:在特斯拉陷入危机的时候,他要求员工在周六日依旧努力工作,并睡在桌子底下,直到项目完成。有员工对此不满,希望能有时间陪陪家人,马斯克就会说:“我们破产后,会有更多时间陪家人的。”如果员工告诉他,做出某个选择是因为“之前一直都是这样做的”,他会马上被踢出会议室。一个员工因为宝宝的出生而错过了一场活动,马斯克在邮件里把他骂得狗血淋头:“我们正在改变世界、改变历史,如果你不打算全力以赴,那你就别干了。”马斯克对达不到他标准的员工非常苛刻,他总是说:“如果你想解雇某人,就应该马上解雇,否则只会浪费彼此的时间。”

根据一些离职员工的说法,马斯克偏执到毫无人情味儿,对待员工就像对待子弹—用完即扔,一切以改变世界的目标为导向,从不考虑人情世故,而且一视同仁不偏不倚。比如,他甚至开除了在他身边忠心耿耿地工作了12年的贴身秘书玛丽·贝丝·布朗。布朗每周7×24小时在洛杉矶和硅谷之间穿梭,同时安排马斯克在两家公司的日程,并负责公关工作,很多时候还得做出商业决定。有一次,布朗向马斯克提出提升工资待遇,马斯克听了后让她去休几周假,还承诺期间会承担她的工作,可是等布朗休假回来,马斯克却说不再需要她了,给了她12个月的解约赔偿金,后来再也没有和布朗说过话。

当然,美国还有很多科技偏执狂,比如 Google的拉里·佩奇。Google的原始使命——整合全球信息,使人人都可访问和使用,曾被视为荒谬和大胆。可是今天,这个使命似乎显得有点儿狭隘了。除了 Google Search、 gmail、Android、 Youtube、 Chrome等伟大产品之外,Google还有很多改变世界的产品和技术,如围棋大战中战胜李世石的人工智能 Alphago,以及之后在围棋对弈网上战胜全部60位人类顶级围棋高手的 Master,还有拿到“驾照”的无人驾驶汽车、高空风力涡轮机、纳米粒子、生命科学,等等,每一项都是世界级的伟大创举,即便是失败的Google Glass也是一次世界级的伟大尝试。佩奇的偏执并不体现在对员工的“暴政”方面,他更加温和,但是对于公司的未来,对于改变世界的梦想的执着,他丝毫不逊色于乔布斯和马斯克。

美国《财富》杂志评选拉里·佩奇为“2014年度商业人物”,评语是:“在将近4年的任期内,佩奇向世界证明,他是全球最有胆识的CEO。他倡导的‘ Google X登月’项目如今已经形成规律。其中的任何一项都可以改变数十亿人的生活,并帮助 Google继续稳坐科技之巅。不可思议的是,佩奇在建设这座未来工厂的同时,依然令体量庞大的 Google高奏凯歌,令该公司在可穿戴设备、联网汽车和联网家居领域占据主导。在这样一个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的时代,佩奇重新定义了偏执狂的无限野心。”

硅谷著名风险资本家、 Andreessen Horowitz的创始人、《创业维艰》的作者本霍姆维茨( Ben Horowitz)说:“佩奇正在从事的事业的广度令人震惊。自从通用的托马斯·爱迪生( Thomas edison)与惠普的大卫·帕卡德( David Packard)之后,我们还从未看到过像佩奇这样的商业领袖。

另外,我还喜欢另外一位摩羯座的CEO,美国最大的电商网站亚马逊的创始人杰夫·贝索斯,他也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偏执狂。他每年都会写股东信,在信中他曾说:十次冒险可能有九次都失败,但是如果有十分之一的机会获得百倍回报,也要每次都拼尽所有去赌。这就是亚马逊几十年不盈利的原因,他把所有的利润都用来开拓亚马逊的未来新业务了,并成就了今天的亚马逊。亚马逊1997年5月上市,市值4.38亿美元,如今市值3574亿美元,上市后的19年内翻了816倍。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说:我觉得最好的公司,不是因为创始人想要成立公司,而是因为创始人想要改变世界。看他以20亿美元收购 Oculus并豪赌VR,以200亿美元收购What’sapp,我们就知道他有多偏执了。

说到这里,我突然想起来一个典故:东床快婿。

郗鉴在建康时听说琅邪王氏的子侄都很英俊,就派门生送信给王导,想在琅邪王氏家族中挑选女婿,王导让送信的门生去自家的东厢房随便选择。门生回去后对郗鉴说:“王家的年轻人都很值得称赞,他们听说来选女婿,都仔细打扮了一番,竭力保持庄重,只有一个青年在东边的床上露出肚皮看书,唯独他神色自若,好像漠不关心似的。”郗鉴说,“这人真是好女婿!”郗鉴打听这个青年是谁,原来是王羲之,随后就把女儿郗璿嫁给了他。

郗鉴选女婿跟我们选优秀创业者类似,要找一个未来能出人头地的苗子。这样的人应该是一个专注的人,一个沉得住气的人,一个不刻意迎合的人。所以王羲之是一个能做到“不动心”的人,这样的人才有大格局,才能有较大的机会取得举世的成就。这样的人在常人眼里看起来也总是不太合群,有些怪,或者说显得很偏执。

当竞争对手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偏执狂的时候,作为一个“正常人”,我们有多大把握能赢?偏执狂的力量是可怕的,尤其是使命驱动的偏执狂,一旦他们认定了自己的使命,就会使出排山倒海的能量,推动世界向着他们期望的方向发展。如果这个“使命”是反人类、反社会的,那就会给世界带来巨大的伤害,曾经伤害我们最深的偏执狂就是那位纳粹的领袖人物—阿道夫·希特勒。

我经常觉得,天使投资人就应该学会站在上帝的视角看世界:一个是改变世界的偏执狂,一个是四平八稳的老好人,应该把任务和资源派给谁呢?那些偏执狂们,一旦被使命驱动,就会为了百亿美元的事业,放弃正常人的生活。正常人都说:健康是幸福的根本。而偏执狂类型的创业者并不追求平庸的幸福,他们追求残忍的效率和嗨翻的人生!

我想,上帝创造偏执狂这种病人,就是来创作优秀的作品以及推动世界更快速发展的吧。所有的偏执狂CEO都在忙着改变世界呢,投资他们似乎也可以参与到改变世界的进程中,有点儿毛病也无妨。伟人就很难是世俗意义上的好人,而好人也做不了伟人,不是吗?

 

更多精彩欢迎移至gooood book.



发表评论

4 评论

  1. Profile Photo

    好文,看完了我决定去快手给主播打赏

  2. 所以谷德的使命是什么?

随机推荐工作 所有工作 »

您的浏览器已经过时! 不能正确阅览该网站。Your Browser is outdated to view this website!

请更新您的浏览器或更换 Chrome, Firefox, IE 11, 或 EDGE 以获得最佳浏览体验!Please update your website to the latest browser or switch to Chrome, Firefox, IE 11 or EDGE to get the best experience.现在更新浏览器 Update your browser no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