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ood Book—大连接

我们偶尔为之的友好行为能影响到几十个人,甚至几百人

Project Specs

Tags:

 

选段展示

————

有些人宁愿不去尝试合作,也不愿冒被利用的危险,这些人可以选择自己照顾自己。换句话说,她可以切断与网络上其他人的连接。豪尔特将采取这种策略的人称为“孤独者”。

通过一些巧妙的数学模型,豪尔特和他的同事证明:世界一旦充满了孤独者,就会便于合作的进化。因为,在这样的世界里,即便出现了合作者,也不存在占合作者便宜的人。孤独者自己照顾自己,合作者与其他合作者形成网络。很快,群体中的大部分人都成了合作者,因为合作者总是比孤独者做得更好。但是,世界一旦充满了合作者,就会便于坐享其成者的进化,他们像寄生虫一样,不用付出就可享用合作成果。当坐享其成者成为群体主流时,可被他们利用的人就一个也剩不下了,这时,孤独者又现身了,他们再也不想与这些坏家伙们打交道。总之,合作之所以会出现是因为:相对于分开做来说,人们在一起做事情会做得更好。但由于坐享其成者的存在,合作能否成功是不一的。

为了对付坐享其成者,需要有另外一种人存在:惩罚者。….合作者链接他人是为了创造更多,坐享其成者连接他人是为了从那些创造者身上获取好处,而惩罚者连接他人是为了赶走坐享其成者。

惩罚理论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但人们总是纠缠于这种行为最初是如何进化的。在坐享其成者占主体的世界里,惩罚者必须不停地去纠正每一个违规行为,听起来能把人累死。如果是这样的话,惩罚者很快就会招架不住。但是,在一个由相互没有连接的孤独者所构成的世界里,惩罚者不必去惩罚任何人。按照这样的推理,我们建立了自己的模型,并证明:在孤独者占主体的世界里,由相互连接的,互动的竞争者和惩罚者构成的小群体能够共同进化,这将促使整个群体向更高层次的合作与连接方向发展。

————

每个人只能拥有150个朋友。

尽管社交网站上有很多用户将多达几百甚至几千人列为朋友,但在facebook网上,平均每个用户拥有的朋友数量大约为110个。毫无疑问,其中只有一小部分是关系密切的朋友。我们对某大学的所有facebook网页都进行了研究。当我们清点学生们拥有的照片朋友数时,我们发现:平均来说,每个学生仅拥有6.6个密友。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在线社会网络与离线社会网络根本没有特别明显的差别。平均来说,人们拥有的在线朋友数量,与150这个邓巴数(150定律,该定律指出,人类智力允许拥有稳定社会网络的人数是148人,四舍五入大约是150人)相差不多。密友数量与核心群体的大小—4个人(在第一章讨论过)也相差无几。因此,在线网络似乎并没有增加我们真正觉得关系密切的朋友的数量,也未必一定能增进核心群体内的朋友关系。我们灵长类祖先的倾向和能力,仍是影响我们社会交往的重要因素。

 

————

 

认识到自我导向能力的确实会让人惊愕不已。但是,社会网络的巨大威力,不知意味着别人对我们的影响,也意味着我们对别人的影响。你不必成为拥有这种威力的超级明星。你只需建立连接关系就行了。人与人之间连接关系的普遍存在,意味着我们每个人对他人产生的影响都不只我们看到的这些。当我们细心照顾自己的时候,很多别人也在这样做。我们偶尔为之的友好行为能影响到几十个人,甚至几百人。通过每个友好行为,我们对给予我们支持的这个社会网络提供了支持。

21世纪最令人瞩目的项目,就是弄清人类的总体是怎样大于它各部分总和的。这种自我认知意识的最大好处,一方面是找到了自我发现的乐趣,另一方面则是让我们明白了一个道理:为了真正的认清自己,我们必须弄清我们是如何连接在一起的,以及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
大连接
社会网络是如何形成的以及对人类现实行为的影响(点击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