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ood book: 《美的建筑使人汇聚——漫话我的建筑人生》

建筑大师伊东丰雄口述自己的故事,字里行间流露脉脉温情

项目标签

分类:

感谢 伊东丰雄建筑设计事务所 予gooood分享以下内容。更多关于:Toyo Ito & Associates, Architects on gooood
Appreciation towards Toyo Ito & Associates, Architects for providing the following description:

 

书的简介
Brief introduction

2019年新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疾病打断了建筑师伊东丰雄一向忙碌的生活。他得以拥有短暂的空白,在卧床的几个月时间里,回忆并口述了了自己的建筑人生,并由编辑整理成文字,出版了这样一本传记。相比以往的著作,这本书言简意深,几乎没有生硬的书面语。如同一位长者娓娓道来自己的故事,字里行间流露着脉脉温情。

这本书中有伊东丰雄对儿时的人生回忆,寻求自己的原风景和建筑创造之间的关系;诉说了和同年代的其他建筑师(安藤忠雄、长谷川逸子等)之间有趣的故事,让读者触及了60-70年代日本建筑的脉搏;总结了自己从“中野本町之家”到“台中歌剧院”的一系列作品中,如何调动“身体性”去思考建筑,同时也讲述了许多有关建筑项目的挫折和遗憾。在思考和回忆中,他未来的目标越发明晰——在接下来的人生里,做美的建筑、做温柔的建筑,做人们愿意来相聚的场所。

▼书籍封面
cover of the book

《美的建筑使人汇聚:漫话我的建筑人生》
(日文原版名称:美しい建築に人は集まる)
[日] 伊东丰雄 著
胡佳林 张天昊 译
ISBN:978-7-5608-9906-0
同济大学出版社

微店购书链接:https://weidian.com/item.html?itemID=4419955485
天猫购书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655390285638

 

 

作者介绍
About the author

伊东丰雄(TOYO ITO)

国际著名的日本当代建筑师。1965年毕业于东京大学工学部建筑学科。1971年成立URBOT(Urban Robot),于1979年改名为“伊东丰雄建筑设计事务所”。主要作品有仙台媒体中心(宫城县)、TOD’S表参道(东京)、多摩美术大学八王子校区图书馆(东京)、Porta Fira双子塔(西班牙)、今治市伊东丰雄建筑博物馆(爱媛县)等。获得日本建筑学会作品奖、威尼斯建筑双年展金狮奖、英国皇家建筑师协会金奖与普利兹克奖等多种奖项。2011年成立“伊东建筑塾”作为思考建筑存在方式的场所。在爱媛县今治市大三岛持续进行着村落活化的活动。

▼伊东丰雄代表作:仙台媒体中心,Representative work by Toyo Ito: Sendai Mediatheque © Courtesy of Toyo Ito & Associates, Architects

▼岐阜媒体中心,Gifu Media Cosmos © Kai Nakamura

▼银色小屋,Silver Hut © Courtesy of Toyo Ito & Associates, Architects

▼台中歌剧院,National Taichung Theater © Kai Nakamura

▼中野本町之家,White U © Courtesy of Toyo Ito & Associates, Architects

 

 

片段节选
Book Excerpts

想对建筑再多一些执着

从今往后的建筑,我认为会经历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重组,这是关键。
虽然和外部存在的自然有所不同,但在建筑内部,依然存在着可以调动五官的“另一种自然”。中泽先生用“如同置身于母体的内部”这种表达来形容那种自然。像那样的“内化的自然”究竟是什么?这是我一直以来极为关心的话题。

内部的自然和到处都存在的自然不同。这种经过人加工创造而成的另一种自然,对于现代的我们而言,也是有可能达成的吧。就好像是作为摄影师的畠山直哉先生在拍摄自然风景的照片时,在其照片中表达出的自然,又何尝不是从他内部的精神衍生而出的呢?

同样的作法,对于建筑设计是否也能成立?我想,正是由于这种被抽象化的自然存在于建筑之中,空间才能引起更多人的共鸣,不是吗?

“仙台媒体中心”(2000年)是对思考的“内化的自然”这个主题完成度最高的项目。位于岐阜县的复合设施“岐阜媒体中心”(2015年)以及“台中歌剧院”(2016年)这两个项目,同样也和“另一种自然在内部实现”这个主题相关。无论去那里参访的人们到底有没有真正感受到自己身处自然之中,那些场所都成为人们经常聚集的地方——即使不是专门去那里读书,即使不是专门去那里听歌剧;既非因为便利性,亦非因为功能性。我认为这些作品的共通之处在于——它们都是经由自身的身体性所成就,人们能够共鸣也正是源于此——这是一种通过身体性衍生而出的连接。

不知道是否能将这种特质归结为“美”,我只是觉得,对这种空间的追求要比口头上说说社群、说说社区规划之类的更有说服力。

只要能做出诉诸五官的美妙空间,人们便会自然而然地聚集。建筑不会在自我陶醉中终结,而是可以超越个体。能否唤起人们的共鸣,成为我心中胜负的关键。

为此,我认为,建筑是用头脑无论如何也思考不出来的东西,而是要动用自己的身体性,其关键在于,是否能够做出从身体深处迸发而出的建筑。

现在的年轻建筑师们都投身于共享集合住宅和共享办公室的设计,或者投身于古民家的改造。这些都是非常积极向上的建筑项目;只是,人们好像都对做出一个美的建筑不再关心,也许是对美本身失去了兴趣,或是放弃了对美的追求。

我认为,虽然通过共享集合住宅和共享办公室的项目,能够很好地探讨“家庭的存在方式”和“私密性”等概念,能够快速改变社会上的种种做法,的确有其深刻之处,但是,我还是对建筑之美持有执念。

我还想继续挑战去创造美的建筑——历经日后现代化的浪潮也不会改变的、崭新的、现代的、美的建筑。

 

 

内页展示
Inner Pages

 

 

 

 

译者介绍
About the translators

胡佳林 东京大学建筑学硕士。日本“一级建筑士”,日本建筑学会会员。现任职于伊东丰雄建筑设计事务所。

张天昊 东京大学助理教授,工学博士,日本建筑学会会员,国际薄壳与空间结构协会(IASS)会员。从事建筑结构研究与教学工作,主要研究包括:曲面空间、优化设计、折纸结构等。

 

译者后记:素颜的巨匠 | The translator’s postscript

在去年夏天的一次访谈中,我认识了伊东先生。确切地说,这其实是我们第二次见面——前一次我还是东京大学建筑系的学生,躲在人群后面满怀期待。在讲座结束后去向伊东先生要新书签名的时候,不知道怎么说起了曼谷,伊东先生问我:“你说,大象的速度到底是快,还是慢?好像走得很慢,但每个步子都迈得很大,也许时速比人要快很多吧?”我当时脑袋里一片空白,只傻傻地点了点头,心想,这位建筑大师真奇怪,好端端地怎么会在意起大象步行的速度来呢?也许这就是伊东先生的有趣之处吧,目光敏锐的建筑师,总是对世界有着奇特的解读。

那次的夏日访谈我准备了许久,将伊东先生出版的著作都翻阅了一遍,又在网络上反复观看他近期的几场讲座,害怕冷场,我甚至还投其所好地准备了几个笑话。一个小时的访谈进展得非常顺利。他说,能真正理解他建筑的人,少之又少,这次访谈令他非常高兴。我当时想着这次或许是人生中唯一一次能和伊东先生进行的对话吧,趁着他高兴,便带着私心,将自己这几年对日本建筑的看法一股脑儿地讲给他听,试图从这位才华横溢的建筑师身上获得一些对未来的启示,在当代建筑一团乱麻的脉络中找到一个前进的方向。

然而,我作为一名日本建筑设计界的年轻建筑师,没什么话语权,对日本建筑界的观点大多也都是消极的。事后想来,也许都称不上是观点,只是一名年轻人无谓的吐槽罢了。伊东先生竟也不恼,津津有味地听着,他问我:“那你觉得SANAA如何?” “不喜欢,只在表皮上用力。”我说。他听完哈哈大笑。聊着聊着,发现我们都喜欢葡萄酒。伊东先生说,他有家很中意的店,有机会邀请我一起去。原本以为只是客套话,没想到在几天之后真收到了伊东先生的邀请。

正是在这第一次应邀和伊东先生一起吃饭的时候,他把这本书的日文版作为礼物送给了我。书装在他事务所的白色信封里,信封的左下角是ito toyo 的LOGO,他说,这本书我肯定没读过,因为是采访前一天才刚刚出版的。

——我问:“都写了什么?”
——“一些小时候的事情。” 他淡淡地回答道。

我翻到伊东先生1岁半的照片,看一眼书,看一眼本人。“怎么一点儿都不像?”
他笑着回答:“大家都说不像。”

翻到小学时候照片,感觉和他本人像一点了,特别是眉眼。
然后,是那张在菊竹清训事务所里用制图版认真画图的侧脸照。

“伊东先生工作了两年就辞职了?”
“不是的,四年呢。”他纠正我。

再翻到事务所成立第一年的集体照,六七个人,都很年轻。他指着其中一名女生说:“她现在还在事务所里工作。”然后指着边上另一名女生说,“这是妹岛。”

“伊东先生怎么不在照片里?”我问。
“在呀。”他指着照片里站在后排一个高高瘦瘦的人说。头发长长的,带着方形的黑框眼镜,非常清秀。
我凑近看,笑着说:“这么长的头发,我以为是女孩子呢。”

伊东先生年轻时和其他建筑师一起出行的照片里也是这样,头发长长的、卷卷的,不知道是烫过还是天生,刘海也长长的,几乎要盖住眼睛,很朋克的样子。“伊东先生年轻的时候是不是喜欢摇滚呀?”我随口一问。

“没有啊。”他说,“我喜欢古典音乐,喜欢肖邦和德彪西。”

……

这本书在日本出版的时候,从属于平凡社的一个丛书系列,名为“留下的言语”。在这个系列中,出版社邀请了各行各业中极有成就的年迈的大师,希望他们对自己的人生进行回顾,带有自传的性质。

这本书是伊东先生在住院期间完成的,他不会用电脑,由于生病的关系,也不能用手书写,所以,这是通过五次采访,由编辑整理完成的文字。因为是口述的缘故,文风极为平实,像是讲故事一样缓缓道来,也因此,文中掺夹着许多语气词——“真的很懊恼啊”“好不甘心啊”“那时候我们真是很过分呢”——让读着书的人也跟着他一起懊恼,一起充满斗志,一起为失去父亲的那个寒冷清晨黯然神伤,一起为吐槽前辈建筑师的快意哑然失笑……也一起为平静如镜的濑户内海之美屏息凝神,生怕一用力,这种美好就会在眼前散去……读着伊东先生的序言,我的眼泪止不住掉下来,但在翻译的时候,却怎么也译不出日语语境中那感人的氛围,怕无法将先生的真心完全传递给读者,感到十分绝望。

伊东先生写过很多有影响力的文章,但我想这本书与那些学术类的文章有着不同的价值——难能可贵地透露出他的真性情。他毫不避讳地说着自己的失败和困惑,说着自己走过的弯路和经历的种种不甘。然而,不可思议的是,褪下世界知名建筑师的光环,他反而显得更有魅力了。

我原本天真地以为伊东先生的事业一定是顺风顺水的。仙台媒体中心、岐阜媒体中心、多摩美术大学图书馆……我都去过,实际感受比照片上的要好太多了。几年前,看夕阳投射在岐阜媒体中心白色的“穹顶”上,我发着呆,觉得自己一辈子也设计不出这么好的建筑,几乎萌生出要放弃建筑工作的想法。

现在才知道,伊东先生50 岁才拿到第一个公共项目,新国立竞技馆设计屡战屡败,有建完就成了废墟的项目,也有深化了大半年又被取消提名的项目……糟心事也不比我们少,每一步都走得不容易。

伊东先生告诉我,不要害怕权威,不要被教条拴住步伐,不要获得一些荣誉便得意忘形,更不要遭受一些失败便气馁妥协……因为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定要做出好的建筑——那是建筑师忠于自己、从身体性深处迸发而出的建筑,而它一定会激发出使用者的共鸣,就像是作者从内心深处写就的文字,哪怕不够精美,也一定会与读者心意相通。

伊东先生今年(2021)正好80 岁,岁月不仅未曾消减其风采,反而更添苍劲雄浑。

——“普利兹克奖、RIBA 金奖、威尼斯双年展金狮奖、日本建筑学会作品赏拿了好几次……”我掰着手指头,望着他说,“如果像伊东先生这样,所有的荣誉都得遍了,我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想做的事情,还有什么想要的东西。人生是完满的。”

——他笑了:“我的人生还有许多的遗憾、许多的不甘心呢,还有许多想做的事情。”稍沉吟,他补充道,“都是和建筑相关的。”

胡佳林
2021年3月于东京

的后

几个月前,某个下雨的周六我们一起吃午餐。
伊东先生问,“你愿不愿意来我这里工作? ”
我吃着咖喱,假装漫不经心地说,“我考虑一下。”
——其实心里乐开了花儿。

 

微店购书链接:https://weidian.com/item.html?itemID=4419955485
天猫购书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655390285638

 

More:  伊东丰雄建筑设计事务所。更多关于:Toyo Ito & Associates, Architects on gooood

版权️©谷德设计网gooood.cn,禁止以gooood编辑版本进行任何形式转载Copyright©gooood

发表评论

随机推荐工作 所有工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