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吐槽

gooood大事记之三年随笔

Project Specs

做了一段时间网站,把工作中一些所感所想分享下。
这篇文章的分类是网站的隐藏分类”gooood大事记”

算是三年随笔

.
1谁在看谷德?

在工作的过程中听到了很多种说法:
有位纽约的朋友说:“gooood宣传力度不够,现在主要是我们国外的人在看,国内的市场也应当重视”。
一位建筑师说:“gooood的主要读者是国内设计院的人。”
一位媒体人说:“gooood就是那帮学生在看,那帮学生才在说好。”
一位大学同学说:“我发现我们老板在看gooood诶,他说他的朋友也都在看,并认为这是国内最好的这类别网站。”
一位瑞士90后另类服装设计师突然来信说:“我关注gooood好一段时间,因为我认同这个网站的品味”。
一个没有中国市场,看上去对中国市场也不感兴趣的很不错的老牌纽约事务所会选择gooood作为他们作品的首发站。gooood发布一周后,世界上其它网站再陆续出现他们的作品。

抛开种种主观判论或行为,看客观的数据:大约有200万人到过这个网站,约50%成为常客留了下来,其中的40%是活跃用户。仅从网络媒体的角度来看,拥有百万量级的读者是远远不够的,常规要有千万量级用户才能生存得不错,一个艰难的未来。回到主题,谁在看,这些人又代表了什么。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若这事儿要客观些,仅从职业,种族,年龄等概括或许有些难。真要概括一个共性,我想也许是“对创意,美,品质,交流”有某种程度敏锐,渴望与关注的一群人。

不分职业,种族,年龄,信仰还有地位。是“谁”,那么重要吗?重要的是坚信“创意,美,品质,交流”,这也会让生活更美好。

 

2 间接就是直接

gooood有个目标是让创意在网站上以最好的方式展现,而网站本身存在感越小越好。同时加上工作人员很少,每天都比较忙,所以很多时候对间接的交流力不从心。比如一次东京某大学要举行建筑媒体展,给我们写了邀请信,因为信件内容不是投稿,便淹没在源源不断进入的邮件洪流中。到了截止资料的最后一天,东京方面再写信并用大号字加感叹号进行催促的时候,我们才意识到还有这回事情并匆匆填表交资料和照片。还有某游历全球的摄影记者到了北京后希望采访谷德,放在比利时的报纸和媒体上,我们也因为各种原因十分抱歉的回绝了他。类似的例子挺多,反省:网站不是坏事,若因直接工作太忙而忽略发展间接交流是得不偿失的,因为这些间接交流最终能回馈直接工作。交流是个大圈子。所以以后会加强各方面的技能和锻炼,自信的多一点交流。

希望发布在谷德上的内容有更多的“谁”在看。

 

3 不断微调的版面

网站页面每周都在发生微调,我们自己觉得这是一个永无止境的套,始终离最佳的状态蛮远。这倒要辛苦读者去适应这里或者那里的变动。有着这种做事方法的自己,很羡慕可以在草图上一次性确定建筑概念方向并坚定执行下去的建筑师。我很难快速摸到到心里的那个点,能做的就是不断的往前追寻。因为各种失误和迷失,很多时候会十分愤怒,觉得自己没用之余,还会朝团队生气,如果听见“干脆花钱在外面找人来做好了”这样的建议,会更生气。被告诫:“因为每天一直看所以才会觉得丑,但要是离开一会再看,也许就不会那么强烈的反感这个网站的页面了。”希望是真的。但调整还会不断的进行下去。相信,网站的页面在未来一定会有着很好的用户体验,很快的加载速度,很棒的页面平衡。

希望有更多“谁”喜欢这个网站。

 

4 越来越慢

以前拿到新闻尽量要抢报。即便是早上4点收到来自欧洲的邮件,也想要全部翻译编辑完,在北京时间早上8点以前呈现给大家,不比那些不翻译的外国网站慢。后来逐渐意识到如果不被一些内容追着跑,而是自己去追一些内容会更从容。于是现在有的内容放在待发布项内,滞留时间会超过一周以上,有时候回信会觉得很不好意思。时效性的重要度在降低。现在常常考虑做一些时效性不那么强的内容。但是这些内容怎么做,怎么才能合适,却是一个慢慢摸索的过程。常常自我安慰道:“大家都是人,思想的成熟需要时间。” 希望这天早点到来。

如果到不来,也会享受这个过程,不论是折磨还是快乐。

谢谢“谁”们的陪伴,一起成长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