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疫情下的相关调研:历史上的瘟疫与隔离规划

反思历史上的抗瘟疫策略,让隔离成为历史

项目标签

类型:
标签:

2019年12月,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肺炎开始在武汉出现,由于疾病初期未引起足够重视,加之临近春节,各地逐渐迎来返乡高潮,患者数量迅速提升,并且在全国各地甚至海外国家都出现了确诊病例。随着疾病人传人的可能性被证实,各种隔离和检疫政策迅速开展。疾病爆发地的武汉采取了封城措施,其他地区也严格排查来自湖北的人员,进行统一管理。从一开始的轻症居家隔离,到迅速建设临时传染病医院以及收治轻症患者的方舱医院,以及征用酒店客房、学生宿舍收容疑似病例,随着对疾病的研究发展,大范围强制性的措施迅速展开;虽然由于资源有限,无法保证所有人的权益都可以得到满足,但这些举措确实在帮助阻止疾病蔓延。

人类的历史伴随着疾病,而随着科学技术发展,人类从只能把生命交给神明和运气,逐渐发展到了了解疾病的原因并寻找治疗和预防的方案。隔离是人们尚无法迅速根治传染性疾病时,减少感染人数的有效方法,其手段也随着社会发展而更新。

十四到十五世纪的欧洲被黑死病的阴影笼罩,这场疾病可能是随着中东沙漠的老鼠通过丝绸之路的商队进入欧洲,夺去了几百万欧洲人的生命,直到19世纪才停止了大规模爆发。意识到疾病可以通过人与人的接触传播,隔离病患成为了阻挡黑死病的主要手段之一。一些没有受到感染的城市会派兵把守,阻止外来人口和疑似感染者进入;有些地区甚至设立隔离带,距城镇一定距离就禁止他人进入。这两种方法都需要有力的政府和充足的兵警力量才能实现。

1423年,威尼斯的一座小岛上建立了一栋专门收治传染病人的医院,随后一些瘟疫医院(lazaretto)陆续成立,将患者与健康人隔离开来。这些医院设立在远离城市但又方便运送病患的地方,通常通过河流或人工挖掘的水渠与城市分隔。

由于疾病很可能随着商人和旅客输入,港口城市设置了严格的检疫关卡,所有可能带有病菌的人会被送到港口附近的建筑隔离40天,而货物则会经过通风、清洗、熏蒸等方式消毒。为了减少人与人的接触,在威尼斯,一些来自疫区的船上会悬挂特殊的旗帜,观察员可以从圣马可教堂的顶部看到哪些船需要隔离应对,帮助工作人员迅速展开对策。黑死病的爆发跨越了将近400年,不同国家先后制定了不同的隔离政策,国家之间形成网络,阻止各种疾病(如黄热病、天花等)不受控制地蔓延。

▼(左)1423年在威尼斯小岛上建立的第一家传染病医院(图片来源:https://evenice.it/)
(右)从威尼斯圣马可教堂钟楼顶部监控往来船只,做出疫情预警(图片来源:http://badger.uvm.edu/)

   

19世纪霍乱肆虐。为了阻止疾病的传播,许多国家采取了和应对黑死病一样的措施。然而面对交通手段的进步,加之疾病传播途径的不同,传统隔离措施仅对一些实行严格隔离的小岛起了作用。到了19世纪末期,人们意识到了传染病之间的不同,针对黑死病、黄热病和霍乱应该采取不同的预防措施。1903年的卫生大会重新制定了疾病预防隔离的国际法规,成为了人类对疾病的隔离史上的一个转折点。

1918年,当人们认为在与传染病的战斗中已经取得胜利的时候,一种来自美国堪萨斯州的流感席卷了欧洲。由于正值战时,尽管关闭了学校、教堂等公共场所,并且提出了戴口罩和远离人群等倡议,疾病还是随着行军不断蔓延。之后的几次大规模流感爆发危害均不及1918年,且随着医疗技术进步,季节性的疫苗可以帮助人们预防流感;而国际组织也会对各个国家提出预警,帮助抵抗疾病。严格的隔离措施并没有被使用。

隔离再次投入使用是在2003年SARS爆发时。SARS虽然致死率较高,但是传播力不及流感,因此不同国家采取了不同的隔离措施。加拿大让可能接触过感染源的人居家隔离,而中国则采取了更加强制性的手段,包括动用警力、使用法律惩罚不配合隔离的人员等。2009年H1N1流感爆发,中国和美国也采取了不同的应对方式。相对于中国坚决隔离患者、切断传染源的强硬措施;美国并没有限制和隔离可能的感染者,而是着手于增强医院接收患者的能力,避免新的传染病可能带来的社会恐慌。

随着医学以及公共卫生的发展,人们可以分辨是什么造成了疾病,并且通过广泛调查和国际网络了解疾病的影响,从而制定有针对性的防治策略。在全球化高度发达、人和物资飞速流通的当下,实现完全隔离十分困难,并且会对经济和生活造成巨大影响。分析疾病的成因和特性,制定有针对性的防疫措施,在切断传播、治疗病患、居民权利和社会运转之间找到平衡,是当下传染病防治需要考量的重要问题。

▼(左)Del Mar医院,世界上第一家传染病医院,为应对霍乱在原本医院的基础上建立(图片来源:http://commons.wikimedia.org)
(中)
飞机上的生化隔离系统,可以远距离运送传染病人(图片来源:CDC)
(右)针对传染病人的医院临时隔离单元,可供综合医院处理突发的传染病情况(图片来源:https://www.biodecon.co.nz/)

       

我们一直认为战争是人类生存的最大威胁,而忽略了千百年来已经夺去千万人生命的瘟疫的威力。比尔盖茨曾在TED发表演讲,认为在未来几百年,可能在短时间内夺取上千万生命的不是战争,而是瘟疫。同时,他提到全世界应对传染病的准备并不充足,面临疫情爆发时无法调动足够的专业人员去到实地诊断和治疗,这将成为人类未来发展的隐患。21世纪以来,我们已经经历了三次冠状病毒引起的疾病爆发,而埃博拉、流感病毒等潜在的威胁尚未褪去。相比紧锣密鼓的军备竞赛,对流行病的防治却总在重复着亡羊补牢。据估算,一次全球性的流感爆发将造成三万多亿美元的经济损失和成百上千万的死亡。比尔盖茨呼吁社会投入更多资金和精力在医疗人员培养,基础医疗建设和传染病诊断治疗的研究上,未雨绸缪,将疾病掐灭在爆发之前。

隔离作为人类早期应对传染病的有效手段延续至今,其质量虽然有所提升,但面对全球化的经济环境和加速的人类权利讨论,它的不足也愈发明显。如果可以调动资金和人力完善各地的基础医疗建设以及流行病的早期侦查和防护机制,也许大规模的隔离将成为历史,人类终会摆脱传染病的阴影,过上更加健康和自由的生活。

▼比尔盖茨发表的TED演讲

编辑整理:陈诺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