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ic Village (1) – Study of Village by Rem Koolhaas

(Only in Chinese) Find opportunities for Chinese village by studying the generic village.

Project Specs

Design Firm:

2018年9月7日下午,中央美院5号楼报告厅举办了一场题为“普通乡村”的论坛,Rem Koolhaas在其中介绍了自己近年来对于乡村研究的成果,并与嘉宾就“乡村”这一话题进行了讨论。
阅读下篇请点击:普通乡村(下)- 论坛嘉宾发言及讨论
Koolhaas在中央美院美术馆的演讲请点击:Rem Koolhaas近期创作与思想聚焦

On the afternoon of September 7th 2018, Beijing CFAC held a forum called Generic Village, during which Rem Koolhaas shared his study in the village and discussed the issue with the other guests. The article is only in Chinese.
Continue to the next part of the forum, please visit: Generic Village (2) – Guests Lecture and Discussion
The forum part will be presented recently. To see the lecture in CAFA Art Museum, please visit: Recent works and thinking of Rem Koolhaas

 

论坛题目:普通乡村(Generic Village)
时间:2018年9月7日13:30~5:00
地点:中央美院5号楼报告厅
嘉宾:Rem Koohass,Stephan Petermann,范迪安,朱锫,王明贤,周榕,渠岩,汪民安,李翔宁,支文军,华黎,陶磊,孟岩,徐卫国,夏海山,贾东
主持人:姜珺

 

 

1. 

世界各地的乡村发展和影响因素

Rem Koolhaas

我第一次来中国是在90年代初,距今已经几十年了。每一次来我都觉得中国越来越有意思,对中国的理解和共情也越来越深。我在中国谈论最多的一个话题就是建筑和建筑的未来,因为建筑是我们了解国家很重要的一个出发点,它非常复杂,能够从不同的角度来反映不同的元素。

大家都知道,中国的领导者们是非常有实力的,但是中国的广大群众,我认为也同样有实力。很长时间以来,我们关注于欧洲城市、建筑的构建和研究,但是现在,欧洲已经不是我们的城市范式了,中国以及其他亚洲城市重新定义了城市的架构。

在对中国的城市和建筑进行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研究后,我发现我们必须把目光投注于乡村。中国可能是世界上有着最大农村面积的国家,无论是在日常生活还是政治生活中,我们都会讲到农村这个话题,我也有幸受到中央美术学院的邀请,可以在乡村方面做更多的探索。我们看到过许多研究城市的书籍,然而研究乡村的书屈指可数,这是非常不平衡的,也是我想要调研乡村的一个主要驱动力。现在,全世界的乡村,不同环境,不同条件,都在发生变革。我们希望研究这些互不相同的乡村个体,总结出一个更加宽泛的发展方向。

▼当今社会对城市和乡村的研究处于一种极不平衡的状态

 

过去 – 享乐的乡村生活

今天的演示中,我会阐述我为什么喜欢乡村,以及我们在乡村问题上的一些特别关注。我们拍了一些俄罗斯20年前的乡村照片,那里的人们务农,生活比较艰苦,但却传承着一种非常接地气的、纯洁的文化,你可以在他们的生活中看到很多尊严。另外我还拍摄了一些20年前瑞士乡村的照片,这里是100、200年前原住居民的地方,现在很多原住民已经走了,取而代之的是来自马来西亚、越南和菲律宾移民,他们非常喜欢那里的生活。

看看中国地图,你会发现中国的乡村面积广阔,不仅是我们在关注中国的乡村,中国政府也非常关注乡村,并且提出了一系列乡村振兴计划、三农等等,这些都是中国本身对于乡村的一种关注。我主要想做的是更好地去支持和组织乡村的发展,因为我们已经发现乡村没有高水平的组织化。两年前,当我还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时,我们将不同的乡村进行了一系列对比。古时候,罗马人和中国人都是以乡村为基地享受生活,他们的文化内涵非常丰富。我找到了一些描绘罗马帝国和中国的古画,对我们来讲,他们虽然在乡村,但是他们的生活非常的有尊严,非常的有文化感。

▼中国古画中享乐的乡村生活图景

 

政治对乡村的影响

我们经常会看到20世纪一些有名的政治家在看地图的照片,其实他们也在研究乡村,因此我们也非常希望能够记录这些政治家在关注乡村的过程中做了哪些努力。如斯大林,他对俄罗斯的乡村非常关注,当时他想做的事情就是改变俄罗斯的自然环境,使之变得更加适合务农,更加宜居。在谷歌地图中,你可以看到广袤的森林,而这些森林植被就是斯大林当年考量的成果。在中国,毛泽东也做了很多关于乡村的工作,我们也可以看到当时中国的图景,毕竟乡村对于中国来说太重要了。有的时候我们会忘记欧洲,但是实际上欧洲也有一些乡村的卫星图,你可以看到二战前是怎样的,二战之后农业的地位和农业的规模也都在变化。

▼20世纪上叶政治影响乡村建设
政治家关注乡村问题并制定建设策略(左上)/ 斯大林关注俄罗斯的森林(右上)/ 当时农民劳作场景(左下)/ 二战对欧洲农田规模的影响(右下)

 

工业化背景下的人情缺失

过去的100年间出现了许多新建筑,在20世纪,新的事物甚至成指数增长。在工业化的背景下,建筑更多是在为机械服务。比如在硅谷,这里有着许多非物质的价值,而建筑也变得更重、更大。特斯拉的工厂占地广阔,从外表看,它是一个方盒子,进入其中,你会发现这座建筑并不是为人类建造的。它与有机体和自然无关,设计师的关注点从人转移到了设备和功能。这样的建筑可以说是反人类的,人们难以在设备间通行。有些时候,设计师会加入一些木材或佛像元素以增加建筑的人性,但我认为其实不然。

▼工业发展改变建筑的关注点
巨大的方盒子工厂建筑(左上/右上)/ 建筑设计以机械和功能为重,不适宜人类使用(左下)/ 使用木材、佛像等增加建筑的人性(右下)

 

美国乡村 – 互联网科技

随着互联网科技的发展,我们的头顶上飘浮着越来越多的卫星,像无处不在的摄像头一般,无时无刻不在监视着我们,包括农田。在卫星拍摄的农田图像上,我们可以看到农田的组成,农田的湿度、温度、丰收情况等等。这些信息可以直接传输给农民,他们可以把屏幕当成自己的的农田,在屏幕中对信息进行跟踪和整合,再对实际的农田进行操作。我们记录了美国中部的一个农业带,它深受农业科技化的影响。这里集中了美国60%,甚至70%的农田,农民所拥有的农场面积极为巨大,为了增加农田的效率而制作各种工具、机械是符合逻辑的。所以在这里,你只能看到这些梯型农田和农具器械。

▼互联网科技影响美国农业耕种的方式
卫星监控农田的湿度、温度及丰收情况等(左上/右上)/ 农民通过显示器管理自己的农田(左下)/ 广袤的农田上只能看到各种农业机械(右下)

 

俄罗斯乡村 – 全球变暖

我们在俄罗斯看到的又是不同的情况。全球变暖是当今世界的一大议题,无论是美国、俄罗斯,还是中国,都非常重视这个问题,它会造成许多气候变化,像海岸线腐蚀、海平面上升等。对俄罗斯来说,全球变暖带来的首要问题是冻土融化。这里本是许多生物赖以生存的土壤,有很多原始部落也生活在这片区域,他们的饮用水和食物会由于冻土融化受到污染,我们可以看到冻土融化对农田和耕地的影响,它导致了地表的直接变化,可能在5年之后,这里就会变成完全无用的荒芜土地。更为严重的是甲烷气体的泄露。这些气体原本是被埋藏在地底下的,现在却因为冻土的融化泄露出来。它们会影响周围地区的环境,使其产生剧烈变化。冻土融化正在以每年8到9米的速度增长,所以全球变暖并不是我们想象出来的威胁,而是确确实实威胁到很多人民的自然现象。

▼全球变暖对俄罗斯农业产生的影响
俄罗斯农民的生活环境以及对农田的开垦(左上/右上)/ 冻土融化后在地标形成的荒芜坑洞(左下)/ 全球变暖对不同地区造成不同影响(右下)

 

日本乡村 – 老龄化

我们再看一下日本,在日本这样一个老龄化的社会有很多百岁老人,他们中的很多人生活在乡村当中。因此日本政府一直在思考怎样照顾好这些百岁老人。他们研发了许许多多的机器人来为这些老龄人提供照看和看护,我相信机器人未来自然会在农村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

▼日本用机器人为老龄人提供看护

 

非洲乡村 – 保留乡村,还是走向城市?

再把目光转向非洲,可能这不是大家所熟知的一个现象,就是在非洲我们不可能只看非洲,每一次看非洲的情况我们都会联系到非洲和中国的合作关系,因为中国是深深植根在非洲的国家。如肯尼亚,多年来这里一直依靠从欧洲进口的能源。随着中国资助的铁路系统的建立,以及其他基础设施的建造,他们逐渐希望实现能源的自给自足,以更加快速的方式发展。

有意思的是,我们知道基础设施一般能够促进城市的发展,然而乡村也一样。非洲有很多国家之间相互交界的乡村区域,我们需要在这些地区建造越来越多的基础设施,才能促进乡村的发展。我们希望寻求一些机会,看看能不能让中国在目前与非洲所做的合作计划当中保持非洲农村的文化,而不是使其被迫成为工业化的社会。我们可以从非洲的人口和城镇化趋势中看到涠洲也正走在城市人后集中化的道路上。然而目前非洲农村的面积还是比城市大得多,我们希望乡村能够成为非洲生活方式中的主导部分,而不是一味地走向城市化。

▼城市华进程下的非洲乡村发展
中国资助非洲进行铁路等基础设施建设(左上/右上)/ 非洲农村现状(左下)/ 2063年,联合国人居署规划下城市化的非洲和设想中乡村化的非洲对比(右下)

 

 

2. 

中国乡村

Stephan Petermann

显而易见,中国一直非常重视农村和农民,一直与农村和农民紧密相连,这和其他国家是不一样的。从外国人的角度来看,无论它对乡村的干预对还是不对,它都是一个很有力的国家。当下中国不同的区域正发生着怎样的变化?中国的各个地区到底有哪些新现象?如果让外国人来讲他们所知道的中国的发展,他们看过上海、北京摩天大楼的照片,他们知道中国的城市正经历着飞速的发展,但是他们并不知道同样剧烈的变化也在中国的农村发生,因此我想向大家介绍更多中国农村的发展状况。

新中国成立以来,高速公路和铁路的发展深深改变了中国经济社会的情况,并对中国人民的生活方式产生了深远影响。越来越多的人不再生活在城市中心,而是选择从郊区通勤。另一方面,国家更加重视对土地和环境的保护。在中国,约有16%的土地是保护用地,即是说有84%的土地可以用于各种开发。这次研究对我们来讲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我们可以借此进一步了解中国的土地保护政策及其是如何制定的。还有一个巨大的变化来自于人口流动和城市化,它也在多个层面改变了中国社会的面貌。此外,中国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也十分迅速。之前我和李院长去了贵州,看到贵州最贫困的地区网速都那么快,感到非常惊讶,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中国乡村基础设施普及度图表,电、电话以及高速公路已经实现了全部覆盖,网络覆盖率也达到90%

2017年开始,我们在西安小镇的帮助下选取了一些中国乡村,考察它们的现状和变化。比如淘宝村,我们希望了解淘宝是如何重塑农村的景象和农村人民生活的。互联网会给我们一些机会,让我们去重新考量城市的定位。以前在城市市场上买东西需要有中间商,但是淘宝这样的电商平台让我们可以跳过中间商这一步,直接交易,没有中间商赚差价。这种新的模式对于未来一代有着重要意义。我们可以看到东风村,看看它是怎么设计的,阿里巴巴的想法和概念对其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淘宝村墙上的标语,“出门打工东奔西跑,不如在家上网淘宝”

另一个我们非常感兴趣的农村是寿光。这个村庄对我们来讲是非常令人惊讶的。我们从荷兰过来,坐着高铁经过这里,看到一排排大棚形成的新地貌,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一些新的机遇。我们还去拜访了一些农村的农民,他们可能住在十四层的大楼里,会谈论欧洲和西方,以及城市农业等等。我觉得他们真的是我见过的和城市最接近的农民了。我们还去考察了王澍设计的文村,这个项目的影响力非常大。从美学上来讲,我觉得乡村就应该是这个样子。另外我们还可以看到一些建筑,这么多年来一直延续了之前公社一样的概念。

▼寿光,大棚遍地

▼农民居住在楼房中,看上去和城市没什么不同

▼文村,乡村在美学上的理想范式

通过这些案例我们要怎样定义乡村?中国想要对农村做什么样的事情?它是怎样在不同的地理、地貌中去向大家呈现乡村?很多时候影像技术并不能展现事物真正的面貌,我们要亲自去到乡村,说一说我们自己现在看到的事情。之前我们跟于教授一起走访贵州山区,做了一个关于旅游的调研。旅游业是不是真的能给这些乡村带来一些机遇?当然乡村旅游对于中国现在的乡村来讲也是一个很大的改变了。

再来看看我们工作室在做的事情。我们会细细审视,不仅仅是这些特别的村庄,还有普通的村庄是什么样子的。中国有310多万个乡村,我们当然知道我们不可能把每一个村庄都走遍,但我们想看它们平均的状况,了解这310万个乡村有什么样的希望和渴求。中国的乡村和美国相比,它们的组成和构造完全不一样,有些时候让人觉得像是到了外星球。

我们希望找到一些普通乡村的样子,去定义这些乡村,知道它们有什么样的文化和项目,了解我们在多大程度上可以做一些贡献,改善乡村的质量,改善乡村人民的生活。当然我知道这个想法听上去有些天真,但是我相信携手合作,我们应当能够找到一些提升中国乡村生活质量的方式。比如所从淘宝村或其他比较特别的乡村中汲取经验,扩展到更加普遍的乡村当中。

 

 

3.

“乡村,世界的未来” – 2019年OMA将在美国古根海姆美术馆举办展览

古根海姆美术馆是一个很大的美术馆,有许多不同的展厅,大家可以从螺旋坡道的一头看向另一头,纵览全局,也可以聚焦于某一个事物,考虑这两点对于我们的布展来说是非常关键的。在“乡村,世界的未来”展览中,我们大概有15或16个不同的主题,有些主题会用比较长的布局,有些主题则比较短。我们计划沿螺旋形的观展路线设置不同的展览媒介,有图画也有文字,还会在大屏幕上播放一些纪录片或电影,以丰富的形式去呈现我们想传达给大家的讯息。我们会像涡轮叶片那样设置一些倾斜的屏幕,让参观者游走其中。我们还会使用机器人以及一些其他设备和艺术品去展示不同的主题。如把莫奈的乡村画作放在卡塔尔的现代背景中。当然我们也希望展示现在的农业,实际展示一些现代农业器械,如收割机等。人们无法想象在美术馆看到收割机,但作为展览来说,它们具有独特的冲击性。我们要花6个月的时间去安排这个展览,它更多的是有着人类学、政治学和社会学的意义。我们希望能够找到艺术和不同领域之间的跨界融合,探索和发现新的机遇。

▼展览设想

 

 

4. 

中央美院建筑学院院长朱锫开幕致辞节选

2019年10月在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有一个划时代的展览,乡村世界的未来,它是库哈斯及其他的团队多年来研究的成果,它近似一个宣言标志着人类反思今天城市文明的开始,近百年来,人类习惯了用占有、掠夺、侵略式的城市化进程对自然乡村以及地域文化的挤压与徘徊,文化的确实、全球气候变暖,这是东方自然观自然倡导的天人合一的伟大理想与我们渐行渐远,什么是世界的未来?但愿乡村世界的未来这个展览是城市建筑领域里的一场革命,为我们的城市建筑寻找一片新的疆域,一种新的可能。

作为这个展览计划的一部分,库哈斯及他的团队将与中央美术学院深度合作,就中国乡村议题展开研究,探索中国乡村发展的未来。库哈斯第一次来中国是在90年代中叶,从那个时候起,他就在研究设计、建造各个方面,建立了对中国持久的兴趣和介入,尝试观察学习中国各行各业,吸收它们的智慧,也为中国作出了当代的巨大贡献。

从参与珠江三角洲90年代爆发式增长研究到2000年遗产和保护概念,到很多项的设计,比如CCTV、北京图书大厦、中国美术馆等等,再到成为欧盟与中国艺术与文化交流的使者。后两者也促成了他与范迪安院长的相识,一个是通过中央国家美术馆的竞赛,一个是欧盟高层文化交流项目。从2001年底,是中国在世界上的角色发生了改变,正如他在2003年巨著里谈到,从此以后就为欧洲和中国之间建立一条丝绸之路一直在做不懈地努力。在他最新的巨著建筑的元素,2014年威尼斯双年展,库哈斯试图将建筑史向所有的国家与文化开放,他同样研究了中国传统建筑,并充分赞扬和肯定了中国传统建筑在建筑学中的核心地位,作为当今世界上最著名的建筑家、思想家,库哈斯以他敏锐的洞察力以及深刻博学的批判性思维为今天的建筑学做出了卓越的贡献,我们深信他与中央美术学院的合作必将成为中国当代建筑发展,为中国的城市发展探索出新的可能。

 

中央美院院长范迪安致辞节选

在我的认识中,库哈斯先生是能够体现我们全球学术文化发展态势的一位建筑师和学者,之所以说在他的自学生涯建筑创作和各种策划组织活动中,能够看到我们这个时代发展的姿态,特别是能够看到我们这个时代的全球信息教会,文化相互交融的一种新的趋势。中国古代对知识分子有一个前置词的评价,说知识分子或者学者是最高的荣誉就叫做文人,文人学者、文人艺术家,我想这在今天我们都急切的需要恢复这种传统,而库哈斯先生有时候距离我们很远,他总是在全世界各个地方突然出现,我记起来我跟他最初的几次见面,都是在晚上接近午夜时分,他匆匆从机场来到我的办公室进行商谈。但是我们深深感受到他实际距离我们很近,因为他关于建筑文化的思考,他关于建筑学术的今天应有的关注和覆盖面,关于建筑研究的方法论都体现出一种文化人的情怀,尤其是一种集大成者的学术研究。

我想正是在这个层面上,我想我们大家都对他也抱以关注,尤其是抱以敬意,因为今天无论是全球的文化发展,还是像中国这样既有地域特征,又具全球共信的文化发展,都需要以一种新的综合知识的研究视角和研究方法,才能够推动我们的学术智慧能够迭代更新,也通过理论与实践的互动能够形成大家共同关注,又能够共享成果的这样一种学术的态势。

中央美术学院的校训叫做“尽精微 致广大”,在某种程度上,库哈斯先生的治学精神就是既尽精微,他事无巨细,亲力亲为,对每一个具体的事物的细节研究渗透,但是他身上所具有的大的关怀、文化关切、现实关注都是体现了致广大的情怀。所以中央美术学院能够得到库哈斯先生的支持,我们很荣幸的能够聘请他为我们叫做高精尖视觉中心的首席专家,这会为我们加强研究、加强教学形成新的动力。

从去年开始库哈斯先生带着他乡村研究的团队,这里既有中国学生学者,也有外国学生学者,已经在中央美术学院开展了持续性的教学活动,前后进行了两年。我十分期待他策划的乡村世界的未来这个展览在古根海姆的体现,从这个题目的本身就可以看到,关于乡村的研究,实际上关切到全世界人口最多的地区,也关系到不同文化背景、不同建筑历史、文化遗产的丰富性,因此他的展览我相信不仅仅是有关于乡村社会、乡村文化、乡村建筑的研究成果,更是一种在新的视野下关于乡村传统与未来的百科全书,而这个百科全书正像库哈斯先生最擅长的展览策划的方式,就是让他以视觉感受和视觉阅读的多维文本来构成。

中央美术学院今天拥有造型艺术、设计艺术、建筑艺术和艺术人文四个大的学科群所形成的教学结构,库哈斯先生的学术启发就不仅仅在建筑学院,不仅仅在建筑学这个领域,而是对我们其他的相关学科进一步融会贯通都会有重要的启发。

中央美术学院刚刚走过了百年的历程,现在正在迈向新的百年,各位中国朋友都知道,不到十天以前,8月30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给中央美术学院的八位老教授回了信,既是高度评价各位老先生在教书育人、艺术创作、关切社会等方面的精神风范,也进一步提出了要在全社会加强美育的期待与要求。我们从事建筑研究和实践的朋友们,从事建筑文化推动的同仁们,这些年也都有一个共识,就是如何在我们如此迅速、规模如此之大的从城市到乡村的普遍的建筑热潮中能够保有文化的初心,能够在我们自己的学术工作与社会联系中,能够把美好的理念、美好的设计付诸实践,成为社会的认同。

因此,中央美术学院就是在习近平主席的回信这样一个鼓舞下,要更宽阔的思考我们的学科规划布局和教育教学内容,同时也要推动学术研究与社会与世界的广泛联系。因此,今天这一场学术研讨和库哈斯先生的讲座,我想都是对推动中央美术学院的学术建设会起到重要的作用。

 

More:OMA。更多关于Rem Koolhaas:  OMA on gooood

 

文字整理自现场记录
The article is only in Chinese

Post a Comment